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

107次阅读
没有评论

宋朝一一苏轼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 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

参星位置横斜,斗星转向,将至夜半三更,不停的风雨也懂得嬰晴而止: 天空云散月明没有任何遮蔽,青天碧海本来就是澄清明净。我现已渡海北归,不必有孔子因道不行、浮舟于海上的感叹; 听着犹如黄帝奏乐般的涛声,从中粗识老庄忘得失、齐荣辱的哲理。我在远僻的南荒之地历经磨难,虽九死而不悔; 这次南游实是平生最为奇妙的经历。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

从少年得意到垂老暮年,从帝都京华到南荒孤岛,一步一步地,整个宋朝历史上那个最高大的身影走向了琼州大地。公元1097年,花甲之年的苏东坡被贬海南儋州,来到海南岛时,他几乎是被整个社会所抛弃。

然而,被中原驱逐抛弃的东坡,却成了海南的至宝。自从东坡来后,海南人文昌盛,苏东坡也在这块土地上留下了磨灭不掉的足迹,他也成了海南文化和精神的代言人。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

“我本儋耳人,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

公元1100年,遇赦的苏东坡即将离岛北归,感慨万千的他写下了这首《别海南黎民表》,表达了他对这个流放之地的无限留恋和对友人的难舍之情,他甚至发自肺腑地将海南儋州称作自己的故乡。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

明代瞿佑在《归田诗话》中说:

《渡海》云:“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方负罪戾,而傲世自得如此。虽曰“取快一时”,而中含戏侮,不可以为法也。

这是典型的站在后世看前生,在严法苛政的明朝,去指责文字监管相对宽松的宋朝和思想澄明、乐天性情的苏东坡。

迂腐儒生,不知快意人生之境界也!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翻译赏析

空灵一一致友早安!

郎军彪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郎军彪2022-01-09发表,共计677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