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翻译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111次阅读
没有评论

吃过午饭,冰镇熊和火松鼠坐在树下晒太阳。

“大熊你看,山坡是金黄色的。”火松鼠指着远处的山说。

“真好看啊。”冰镇熊看着远山,“还记得春天的时候吗?那里开满了杜鹃花,像是朝霞落在了山上一样。”

“啊呀,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杜鹃姐姐了。她和燕子都去南边过冬了。”火松鼠嘟囔着,“要等到明年春天才能再听她唱歌。”

“我也喜欢听她唱歌,她的歌声就像是跳动的小火苗。可是你知道不?在古代,人们觉得杜鹃的声音很凄惨。唉,有时候我很不理解这些古人的审美啊。”冰镇熊摇了摇头说。

“天哪!他们怎么会这么想。”火松鼠不满地说。

“我先给你读一首诗,是李白写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当时,王昌龄被贬为龙标县尉。好朋友李白听说后就写下了这首诗送给他。李白在诗里说,在这个柳絮飘落殆尽、杜鹃悲啼的时候,我听说你经过了五溪。我把满心的忧愁交给明月,让明月陪着你到夜郎赴任吧。诗里面的杨花就是柳絮,而子规是小鸟杜鹃的别名。你怎么看这首诗?”

“后面那句很好懂。”火松鼠歪着头想了想,说:“他很为朋友难过,又怕朋友孤独。所以就把自己的心交给明月,说月亮啊你把我的心带去,陪伴王昌龄吧。可是,第一句里,杨花落尽了,杜鹃唱歌了,感觉和后面没什么关系啊。”

冰镇熊轻轻地说:“古人喜欢用一些特定的东西来表达情感。你看这柳絮,随风落下的时候,是不是飘摇不定?睹物思情,诗人们就容易联想到自己或者是朋友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在诗词里,这些东西就像是暗语一样。它们一出来,就不用细细诉说那些情感了。”

“那杜鹃也是这种暗语吧?”火松鼠问。

“是啊。传说周朝的时候,古蜀国的国王叫杜宇,号望帝。他后来觉得自己德行不够,就退位隐居了。据说他死后魂魄变成了杜鹃鸟,日夜悲鸣。因为杜鹃鸟的嘴有一点血红色,古人以为是鸟儿太难过,哭到了泣血。慢慢的,杜鹃的歌声就成了哀婉凄切的代名词了。不只是李白这句诗,还有白居易的‘杜鹃啼血猿哀鸣’、陆游的‘但月夜,常啼杜宇’、李商隐的‘望帝春心托杜鹃’。”

“怪不得有些诗读起来不太好懂,原来是因为有这些暗语啊。”火松鼠说。

“没错,对于古人们来说,这些是时常提到的典故。所以写到诗文里时,无论是写的人,还是看的人,都能条件反射地感觉到背后的含义。咱们离开他们的时代太远了,再读这些有暗语的作品时,就得弄明白这些词背后的意思才行啊。”冰镇熊认真地说。

“不过,我还是觉得杜鹃姐姐的歌声很好听!”火松鼠噘着嘴说。

“那当然啦。她的歌声让我想起了一首曲子呢,叫做《杜鹃圆舞曲》,也很好听呢!”冰镇熊笑着说。

水满君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水满君2022-01-09发表,共计106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