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应为室文言文翻译 高阳应造屋文言文翻译

59次阅读
没有评论

从“高阳应造屋”谈“事实与逻辑”的相悖

一谈到逻辑,总给人以高大上的感觉。逻辑尤其在中国往往是理性的代名词,常指紧凑合理的结构形式,严密必然的推理过程。提到逻辑,人们往往有莫名的崇拜感,这种心理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逻辑学是由近代强势的西方传入。而近代中国长期处于落后挨打境遇,长期的挨打一方面激发了国人的血性,进行了誓死的反抗和斗争;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对自身的不自信和否定,形成了只要是西方的都是好的,只要是中国的都要批判地看待的心理定式。在此种思潮主导下,先是觉得“枪不如人、炮不如人”,而后觉得“政不如人”,最后甚至觉得“人不如人”。可以说进行了从技术到政治,进而到人性的全面自我否定。于是“符合逻辑”成为了科学的代名词,人们常把“是否符合逻辑”看做对错的标准。但是符合逻辑的都是对的吗?未必尽然吧。否则为何在注重逻辑的西方,会提出激情犯罪的理论呢?既然万事是理性而符合逻辑的,又何来激情一说呢?看来逻辑有时也未必尽然吧。

《吕氏春秋》就记载了一个逻辑的小故事,后人称为“高阳应造屋”,颇值得玩味。据《吕氏春秋·似顺·别类篇》记载:

高阳应将为室家,匠对曰:“未可也。木尚生,加涂其上,必将挠。以生为室,今虽善,後将必败。”高阳应曰:“缘子之言,则室不败也。木益枯则劲,涂益干则轻,以益劲任益轻,则不败。”匠人无辞而对。受令而为之。室之始成也善,其后果败。

先来翻译一下什么意思,大概是讲:高阳应打算建造房舍,匠人对他说:“现在还不行。木料还湿,上面再覆盖上泥土,一定会被压弯。用湿木盖房子,现在虽然看起来很好,以后一定要倒塌。”高阳应说:“按照你所说,房子恰恰不会倒塌。木料越干,就会越结实有力,泥越干就会越轻,用越来越结实的东西承担越来越轻的东西,肯定不会倒塌。”匠人无言以对,只好奉命而行。房子刚建成时很好,后来果然倒塌了。

从材料来看,高阳应至少应该是个辩士。他揪住匠人的结论,反其道而行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结果匠人被驳的哑口无言,无词以对。

如果仅仅从逻辑上来看,高阳应的言论环环相扣,无懈可击。而且不论谁听到他的论调,都会大点其头。但是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因为只要有一点经验的人都知道,用湿木头盖房子是不可取的。高阳应的言论在逻辑上无懈可击,但在实际上却不堪一击。

这就难怪孔穿与公孙龙在平原君面前辩论“奴婢有三个耳朵”惨败,但是平原君在佩服公孙龙善辩的同时,一针见血的指出“其人理胜于辞;公辞胜于理,终必受诎。” 就是说,孔穿的辩论道理胜过言辞,而您的辩论言辞胜过道理,最后肯定占不了上风。”意思很明显,公孙龙的论调似是而非,属于空中楼阁之谈,经不起事实的推敲,即使再符合逻辑又有什么用呢?

郎军彪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郎军彪2022-01-07发表,共计110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