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原诗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苏轼赏析

5次阅读
没有评论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苏轼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原诗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原诗

【赏析导航】

苏东坡因反对王安石变法,在上皇帝表中有“难以追陪新进”等词,得罪了一帮靠变法骤然升迁的人,即所谓“新进”。这些人就从苏东坡的诗词里寻章摘句,指斥其“愚弄朝廷,妄自尊大”、“伤教乱俗”,甚至要求皇上将苏东坡处死。苏东坡被抓到御史台关押数月,一日数惊,最后虽然免去了性命之忧,却从一方长官贬为无职无权的黄州团练副使,并不得签书公事——性质形同流放。

因为是犯官,官府不配备官舍。苏东坡只得暂时借住在一座名为定慧院的寺庙里。或许是初来乍到人地两生,或者是朋友远去心情难复。白天,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闭门不出,晚上才一个人悄悄出门。这首《卜算子》就是在这种苦闷凄惶的心情下填写的。

夜,朦朦。

一弯残月,斜挂在稀疏的梧桐。

漏壶水尽,喧嚣的大地复归宁静。

有谁看见,一个幽人,独自徘徊于,这夜色沉沉?

宛如,

那缥缈的孤鸿,掠过浩渺的天空。

惟留下一道,淡淡的身影。

孤鸿啊!

是什么,打破了你忧伤的孤独?

惊恐的回首中,谁知道,

饱含了多少心酸与折磨?

那高高的枝条,令人艳羡。

你却深知,高处不胜寒的道理。

与其委曲求全,缩颈折翅,

宁愿,飞到那清冷的沙洲,

独自面对,

砂石一样的荒凉,水一样的寂寞!

——孤鸿放弃了令人羡慕的高枝,选择了荒僻的沙洲;苏东坡只愿凭着自己的良心做事,不愿“追陪新进”,以致被人诬陷诽谤。他们之间似乎有相通的灵魂。是啊,选择了独立,就选择了孤独,甚至是凄凉寂寞。

不过,良禽择木而栖,事实上,苏东坡也并非不想任事。在他做地方官期间,尽心竭力为百姓分忧解难,并做出了令人称道的成绩。可是,当今执政者的思路与之截然不同,他既不能装聋作哑视而不见,更不能昧着良心高唱赞歌。

现在的他,该怎么办呢?现在的他,能怎么办呢?

明知其非而无可奈何,苏东坡的痛苦已然不是他一个人的痛苦了,而是对整个国家命运忧虑的痛苦。惟其如此,也就更令人唏嘘悲叹!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评价这首词曰:“语意高妙,似非吃烟火食人语,非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尘俗气,孰能至此!”

愚以为,这首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词,其忧虑的恐怕还是“人间烟火事”吧!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原诗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原诗

蒋志峰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蒋志峰2022-01-07发表,共计919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