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香王安石赏析 桂枝香金陵怀古王安石

61次阅读
没有评论

桂枝香王安石赏析桂枝香王安石赏析

满目繁华转眼逝,唯留后人徒悲叹。历史上总有那么些朝代,拥有令人惊艳的时刻,以繁荣热闹的面貌,向世界展现了中华民族独特的风采。人们多爱追忆大唐盛世,其实宋朝,也是充满精彩与华丽的时代。

古来一向重农抑商,对于农业国家来说,农业方为根基。偏偏来到宋代,一切有了很大的改变。城市突破了以往市坊的界限,更突破了唐代“日中开市、日落关市”的惯例,开始有了夜市,还出现了名曰“勾栏瓦舍”的固定娱乐场所。老百姓的业余生活越来越丰富有趣。

正因为商业日渐发达,为解决经营交易不便的问题,彼时的宋代还出现了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交子。凡此种种,使得宋代在悠悠历史长河中绽放的光芒,耀眼到任谁都无法忽视,其繁华之景,堪称神奇。今天,让我们梦回宋朝,感受不一样的风光吧。

都会盛景

古往今来,大都市总是显得更为富庶壮丽,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前来游赏。若要挑一个地理位置上佳、经济发展繁荣的城市,当属历史悠久的杭州:

《望海潮·东南形胜》

柳永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词中的钱塘,便是今日的杭州。杭州历来是鱼米之乡、富庶之地,在柳永的笔下,更呈现出一个大都市应有的富贵之貌。

这里居住人口之多,非其他寻常城市能比,且家家户户经济条件不俗,争相攀比奢华。西湖上,无论昼夜,都有人吹奏乐器,处处飘扬着动人音乐,可见当时人们的生活还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消遣娱乐活动,日子过得富足安乐。

桂枝香王安石赏析桂枝香王安石赏析

游观须知此地佳,纷纷人物敌京华。

林峦腊雪千家水,城郭春风二月花。

彩舫笙箫吹落日,画楼灯烛映残霞。

如君援笔直摹写,寄与尘埃北客夸。

王安石亦曾在作品《杭州呈胜之》中书写过杭州的美景。大家都知道杭州是值得游观的都会城市,纷纷组队到这里“打卡”留念。这里有悠扬的乐声,有鳞次栉比的楼房,有装饰华美的游船,对于未曾到过都市的人来说,此情此景叫人叹为观止,流连忘返。

节日喧闹

宋代商业发达,人们经常能够进行户外活动,更使得节日期间的景点、街道热闹非凡。尤其在春天的时候,万物复苏,天气回暖,大家纷纷出门踏青,尽情享受春日的美好时光:

《采桑子·清明上巳西湖好》

欧阳修

清明上巳西湖好,满目繁华。

争道谁家,绿柳朱轮走钿车。

游人日暮相将去,醒醉喧哗。

路转堤斜,直到城头总是花。

清明上巳节,西湖焕发崭新神采,各地游人都来此观光游览,甚至出现了车马争道、互相超车的现象,热闹程度可见一斑。日暮将至,游客渐渐散去,醒的醒,醉的醉,喧哗不已,沿途归家,尽是灿烂盛开的鲜花。这般春景,难怪大家都要来此踏青,欧阳修在词中的一句“满目繁华”便是点睛之笔,完美呈现当时节日的热闹场景。

桂枝香王安石赏析桂枝香王安石赏析

在传统节日,人们常常会比平时开展更多的民俗活动,一来是庆祝佳节图个热闹,二来是趁此机会与亲朋好友相聚,到处一片歌舞升平的气象:

《青玉案·元夕》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元宵夜,燃放的烟花在直冲天际后纷纷坠落,看起来如同星雨般璀璨,众人不禁抬头观赏惊喜赞叹。路上香车宝马,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民间艺人趁此机会各出奇招,大展身手,载歌载舞进行精彩表演,吸引路人驻足观看。

桂枝香王安石赏析桂枝香王安石赏析

繁华成空

众所周知,宋朝的转折点就在于靖康之变爆发,金军南下,强势攻入北宋首都汴京,将宋徽宗、宋钦宗二帝掳走,导致北宋灭亡,随后宋室南迁,偏安江南。许多爱国文学家在经历世事巨变之后,逐渐把目光投向了国家民族的命运,顿觉表面的繁荣昌盛终究只是一场空:

《桂枝香·金陵怀古》

王安石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作为六朝古都,金陵往日何其兴盛。可惜的是,六朝的统治阶级不务正业,纸醉金迷,过着“繁华竞逐”的奢侈生活,以至于这几个朝代相继覆灭,徒留后人感慨。王安石借古喻今,内心充满了对当时朝政的担忧,唯恐日后北宋会重蹈前人覆辙,昔日盛景皆如流水般逝去。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王安石的忧虑不无道理,靖康之耻让宋朝元气大伤,战争也让百姓颠沛流离,内忧外患之下,宋朝难复当日风采。

纵然宋朝已成历史,更给后人留下“积贫积弱”的印象,但老百姓生活的富庶与商业的繁荣发达却远超大唐盛世,塑造了一个新的社会风貌。“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盛世转眼逝,竟是一场梦。

我们当以史为鉴,方能继往开来,不断前进。

褚蕾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褚蕾2022-01-06发表,共计199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