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苏轼的西江月咏梅 西江月梅花苏轼赏析

80次阅读
没有评论

苏轼《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

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简注:海仙二句,海上仙人时时派遣绿毛的小凤鸟倒挂子到百花丛中探访梅花。倒挂子,岭南一种珍禽,红嘴绿毛,栖息时倒挂于枝上。苏轼以为此鸟“非尘埃中物”。高情二句,梅花高洁的情操已随晨雾一同散去,不屑与梨花同入一梦。谓梅花独开独谢,不与梨花同时。

本篇词题,或作“古梅”,或作“惠州咏梅”,按宋代许多笔记的说法,是以吟咏梅花来寄寓悼念朝云之意。作于绍圣三年(1096)十月,时朝云已去世三个月了。

朝云是东坡的侍妾,姓王,字子霞,杭州人,在东坡任杭州通判时开始跟随他过一子名遯,未周岁而夭。东坡被贬惠州,朝云随行,在惠州染病去世。

朝云是东坡文学作品中提到最多的一位女性,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她年轻时能歌善舞,晚年能与东坡一起参禅,所谓“舞衫歌扇旧因缘”,“天女维摩总解禅”(《朝云诗》),与东坡之间有很高的精神沟通,不仅仅是为其生平增添一份浪漫色彩而已。

此词总体上是以花喻人,词句间却又以人喻花,显示出人与花交融一体。词中塑造了在恶劣环境中保持玉骨仙风,不假修饰而天生丽质的高洁形象,又以珍禽探访为衬托,尤见其超尘脱俗。

最后,热情的赞美转为向往之不可及,“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已经永久逝去的美丽,飘向云端,随着晓云瞬间流散而变得空无痕迹,再也不入这世俗的幻梦之中了。

“晓云”也就是“朝云”,她确实是上天赐给东坡的一段朝云,可惜她比东坡早一点“乘风归去”了。朝云,也许是东坡心中永远无可替代的女神!

在这首词中,广南的梅花获得了永久的生命,朝云也随之而获得了永久的生命,两种生命同时存在于仅仅五十个字的一首小令之中,这种回天的笔力,巧妙的构思,在咏物词中极为罕见。

周梅青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周梅青2022-01-06发表,共计748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