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赏析

5次阅读
没有评论

人物简介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出生于四川绵阳,籍贯江西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他是在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唐宋八大家之一,千古文章四大家之一。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其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在变革文风的同时,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在宋代文坛,欧阳修享有崇高的威望,原因不仅仅在于他文采斐然,亦在于他卓越的识人之明。韩愈在《马说》中写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欧阳修可以说是千古伯乐,桃李满天下,苏轼、苏辙、曾巩等人都出自他门下。他的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为“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诗风与其散文近似,语言流畅自然。他的词深受冯延巳的影响,词风婉约工丽,承袭了南唐“花间派”余风。

《玉楼春》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今天复习欧阳修的《玉楼春》,原文如下: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攲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这首词的大意是:自从那日与君依依惜别,不知你流落何方,离家乡是远还是近。我孤身一人在家乡守望,心中所藏全是苦闷,眼中所见俱是凄凉。漂泊的你越行越远,家书也越来越少,直至音信全无。我多想托鱼雁传书,可怎奈江河阔大,连鱼儿也深深地潜游在水底,踪迹难寻,你的消息我更是无从问寻。

夜已深沉,风入竹林,敲响萧瑟的深秋韵律。一叶叶,一声声,都是我心中的离愁别恨。心上人哪里得见?我有心斜倚着孤枕,希望梦中能与你相遇。可惜,孤枕难眠,即使梦里团圆也成一种奢望,美梦又一次成为泡影,灯芯也即将烧尽成灰,灯光越来越暗,行将熄灭。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据记载,欧阳修一生三娶,长于闺阁之事。他又是诗词高手,更是文章大家,由此可见,显然他是一个敏感重情之人。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才多次因闺阁之事被人参奏被贬,他也因这些事多次蒙上了污名,有说他与外甥女有染的,有说他与大儿媳妇有染的,总之,水怎么脏,就怎么泼,朝堂斗争,从来都是无情的。这当然有原因,因为他确实写了大量描写闺阁心理的诗词作品,其中所用字词,的确只有深谙女子心理者才能写出来,正如这一首《玉楼春》。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欧阳修这首《玉楼春》,是一首典型的闺怨词。这首词以思妇的口吻,叙说别后的孤凄苦闷和对远游人深切的怀念,进而描写思妇秋夜难眠独伴孤灯的愁苦。全词突出一个“恨”字,层层递进,深沉婉约,把一个闺中独居的女子在爱人离别后的凄凉悲愁,以及对杳无音讯的无情之人的怨恨,刻画得淋漓尽致;笔调细腻委婉,语言浅白,情感朴实;境界哀怨缠绵,清疏蕴藉,雅俗兼备;抒情与写景兼融,景中寓婉曲之情,情中带凄清之景,表现出特有的深曲婉丽的艺术风格。

纵观全词,深受五代花间词的影响,充分展示了欧阳修的大家手笔,用词清丽,情调哀婉,从思妇心理出发,采用剥笋抽茧之法,层层深入,入木三分地表现了闺中思妇深沉凄绝的离愁别恨。整首小令一气呵成,情感层层递进,一波强似一波,结尾用象征的手法,将佳人的悲哀浓缩在一个小小的油灯里,凄凉韵味袅袅不绝。全词以景寓情,情景交融,词境委婉曲折、深沉精细而又温柔敦厚。

“别后不知君远近”。相逢即是缘,相逢是首歌。然而,有些人注定不会在一起。也许,有一天那个曾经熟悉的名字,在今后的生命中只是一个符号,彼此都只是对方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可是,那个人,那些事,的的确确又在心底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也成了心底最深的回忆。随着岁月流逝,在经历无数的风轻云淡之后,最终,还是抵不过岁月的年轮,遗失了过往,留下了陌路,再也无法知道彼此的境况。

“渐行渐远渐无书”。时光似流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和光阴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些曾经美好的瞬间。无论年纪大小,偶尔都会想起儿时身边的那些玩伴。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几十年过去,恐怕即便是记得,也只是记得而已。就如同当年鲁迅在《故乡》中所描述的那样,即便是想念,但是再相见之时,或许只剩下心与心之间厚重的隔膜了。人生是一场孤独的旅程,我们在旅途当中会遇到很多人,也会与他们结伴而行一段时间。但是在这一段时间过去之后,余下的都会慢慢面临“渐行渐远渐无书”,直到音讯全无。

2021年7月12号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今天复习欧阳修的《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原文如下: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这首词的大意是:我在饯行的酒席前,就想先把归期说定。刚要说的时候,佳人已然无言泪滴,那如同春风妩媚的娇容,梨花带雨,先自凄哀低咽。人的多愁善感,大抵是与生俱来的,情到深处,痴痴傻傻。这种凄凄别恨,伤怀情结,与清风明月无关。

离别饯行酒宴前唱的送别曲,不要再按旧曲填新词。清歌一曲,就已让人愁肠寸寸郁结。不要在乎是否离别在即,此时只需将这洛阳城中的牡丹看完看够。你与我相携同游,这样才会少些滞重的伤感,淡然无憾的与归去的春风辞别。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欧阳修的这首《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旨在咏叹离别,于伤别中蕴含深刻的人生体验。全词在转变与对比之中,展现了欧阳修对美好事物的怜惜,对人世无常的悲慨,两种情绪,两相对比,形成的一种很强的张力。这种豪兴,正是欧阳修词风的最大特色,也是欧阳修个人性格的最大特色。

欧阳修有情吗?当然有。“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中天明月、楼台清风原本无情,只因痴情人眼中观之,遂皆成伤心断肠之物。可是欧阳修的高明,在于他能将人生的悲欢离合看透,所以他提出了积极的态度,他感发出了应对离别的办法:“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奉劝、鼓励大家,别沉溺于悲欢离合的伤感情怀,要积极地去生活,积极地去欣赏世间所有的美好!

欧阳修这一首《玉楼春》词,明明蕴含有很深重的离别的哀伤与春归的惆怅,然而他却偏偏在结尾中写出了豪宕的句子。王国维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了此词的高妙,所以他说:“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所以尤高”!从儿女情长中带出人生的大哲理,无怪乎后世对这首词评价如此之高!

2021年4月23号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今天复习欧阳修的《浪淘沙·把酒祝东风》,原文如下: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垂杨紫陌洛城东。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这首词的大意是:我端起酒杯,面向东方,沐浴春风,问候春天。同时,也在心中祈祷,请你再多留些时日,与我和美相伴,不要一去匆匆。在繁华的洛城之东,在宽阔的郊野大路两旁,绿柳成行,垂柳依依,树影婆娑,春意盎然。去年此时,也是在这里,都是相同的地方,我和你携手相伴。我们一路观赏,一路畅聊,游遍了姹紫嫣红的花丛。人间聚散总是太匆匆,欢聚和离别,都是这样匆促。正因为如此,才引发人们对时光的怨恨,心中的遗恨,总是无尽无穷。今年的花儿,比去年的还红还美丽。也许,明年的花儿,会更红,更艳丽动人。可是,面对美景,谁是与我一同赏花的知心好友呢?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说到这首词的创作背景,就不能不说说欧阳修与梅尧臣的关系。欧阳修25岁那年春天,携家人来到洛阳,行至午桥庄边,忽然,听到竹林中传来吟诗之声,诗句平缓、放松,令欧阳修心情顿时明朗,不由得击掌赞叹。不久,那吟诗之人从竹林走出,两人相视片刻,四目相对,刹那间,便确定了眼神,相见恨晚。那人就是梅尧臣。两人因文相识,志趣相投,相谈甚欢,梅尧臣便邀请欧阳修与他一起同游香山,一边悠然散步,一边谈天说地,日色渐晚,两人浑然不觉。知音难觅,之后的一年里,他们在洛阳品茗赏花,饮酒赋诗。两人如同伯牙子期,惺惺相惜,交往三十余年,两人的友谊,被世人传为佳话。他们都在心中认定,得此挚友,终生无憾。这首词就是二人在洛阳东郊旧地重游时有感而作。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总体来看,这是一首惜春忆春的小词。词中伤时惜别,抒发了人生聚散无常的感叹,流露出淡淡的伤感,突出表现出对友谊的珍惜。全词笔致疏放,婉丽隽永,含蕴深刻,耐人寻味。尤其是词的最后三句“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堪称神来之笔,令人赞不绝口。概括来说,就是以惜花写惜别,以别情之重衬托友情之深。现实生活中,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人与人之间分分合合,聚聚散散,本属正常,有相聚就有离别,相聚总是快乐的,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最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把短暂的快乐变成永恒,把这美好的记忆,刻在脑海里,珍藏在心底。

2021年3月1号晚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今天复习《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原文如下: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大致意思就是:在京城,有一大户人家,高宅大院,楼台亭阁,样样俱全,一排排的庭院,错落有致,空旷幽深,一眼望不到边,不知到底有多深?每个院落都栽满柳树,密密麻麻,遮天蔽日,郁郁葱葱,浓荫密蔽,晨雾濛濛,层层笼罩,整个院落都笼罩在绿茵和雾气之中;每个院落都有一道门,每道门上,都挂着珍珠做的帘子,远远望去,一层层的帘子,全都低垂着,遮遮掩掩,不计其数。男主是个有钱有闲有貌的公子哥,从来不喜欢待在家里,常常骑着笼头饰玉、宝鞍雕花的骏马,四处浪游,特别喜欢在烟花柳巷中寻欢作乐。可女主只能幽闭深闺,忍受寂苦的煎熬,她渴望知道丈夫的行踪,急切盼望他归来,便登上楼顶,凭栏极目远眺。可即使楼再高,也无法看到那簇香摇翠、软语嘤嘤、娇声嗲嗲的游乐之地啊。就这样,期期艾艾地过了一整天,也盼不到郎君归来。此时,已是暮春三月,春日时光所剩无几,忽然,阵阵狂风暴雨袭来,催送着残春归去,也催送着她的芳颜消逝。夜幕降临,看看是没有希望了,无奈地关住房门。她是多么想挽留住春天,但风雨无情,实在没有办法留住这美好的时光,如同拴不住自己心爱的郎君。她越想越懊恼,越想越悲伤,可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即使有,又有谁懂她的心呢?欲诉无人能懂。她只好含着眼泪,自顾自地对着凋零的红花询问,诉说衷情。可花儿根本不解风情,不但不搭话,默默无语,还随风而起,纷纷扬扬,零零落落,飞过寂然闲挂的秋千,离她远去了。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看得出,这是一首传统的描写闺怨的词作,在词风上承袭了花间词的婉约风格,是宋朝早期婉约词的代表作,含蓄蕴藉,婉曲幽深,耐人寻味。首句“庭院深深深几许”,即是千古名句,在一句之中接连重叠三个“深”字,却毫无累赘重复之感,反而产生了奇妙而耐人寻味的艺术魅力,令人赞叹其使用叠字之巧之工。后人评价说:“冯延巳词,晏同叔(晏殊)得其俊,欧阳永叔(欧阳修)得其深。”素有“千古才女”之称的李清照,更是推崇备至,直接照搬此句,并直言不讳地说:“予酷爱之”,可见这首词在历史上的影响之深。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这首词的最后两句:“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也是千古名句。官方的赏析资料介绍,这句词是从唐朝诗人严恽的“尽日问花花不语”,化用而来,但后者语言更为优美,境界高深,韵味悠长,远超原句。“泪眼问花”,实际上是含泪自问。“花不语”,用拟人化的手法,表示女主与落花同命相怜,有苦说不出,相对无言,竟无语凝噎。“乱红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语言更清楚地昭示了女主所面临的命运吗?“乱红”喻示着女主的命运,就像落花一样,无依无靠,随风四处飘荡。而秋千则喻示着曾经的青春嬉戏之地。合在一起,就是红颜易老,青春不再,女主会像落花一样,在无依无靠中,孤寂终老,正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也。在泪光莹莹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样难以避免被抛掷遗弃而沦落的命运。

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玉楼春欧阳修诗歌鉴赏

读这首词,总是让人莫名的伤感。一首词,一段情。每每读完,总不免为女主的凄凉命运而感叹。娇艳如花的女主,却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任凭雨打风吹,任凭寂寞难耐,任凭孤寂终生,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唏嘘不已。聊以自慰的是,如今此类现象,应该是少之又少了。即使有些极端的个例。我想,现如今,新社会,新时代,不论是男女,谁也不用依附于谁,只要勇敢地走出去,凭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完全可以独立生活,完全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所以,我衷心地希望,“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只存在于古人的诗词歌赋中。

郑志坤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郑志坤2022-01-06发表,共计4931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