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向见韩宣子原文及翻译拼音 叔向见韩宣子原文及翻译

140次阅读
没有评论

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宣子曰:“吾有卿之名,而无其实,无以从二三子,吾是以忧。子贺我何故?”

对曰:“昔栾武子无一卒之田,其官不备其宗器,宣其德行,顺其宪则,使越于诸侯。诸侯亲之,戎狄怀之,以正晋国。行刑不疚,以免于难。及桓子,骄泰奢侈,贪欲无艺,略则行志,假货居贿,宜及于难。而赖武之德,以没其身。及怀子,改桓之行,而修武之德,可以免于难,而离恒之罪,以亡于楚。夫郤昭子,其富半公室,其家半三军,恃其富宠,以泰于国。其身尸于朝,其宗灭于绛。不然,夫八郤五大夫三卿,其宠大矣,一朝而灭,莫之哀也,惟无德也。今吾子有栾武子之贫,吾以为能其德矣,是以贺。若不忧德之不建,而患货之不足,将吊之不暇,何贺之有?”

宣子拜稽首焉,曰:“起也将亡,赖子存之。非起也敢专承之,其自桓叔以下,嘉吾子之赐。”

译文或注释:

叔向谒见韩宣子,宣于为贫困发愁,叔向向他道贺。宣子说:“我有卿的名义,而无卿的实惠,没有财物来奉陪诸位,我为此在发愁。你祝贺我是什么原故?”

叔向回答说:“从前栾武子还没有一百亩田,他的家室连宗庙祭器都不完备,但他宣扬德行,顺应法度,从而使他的名声传播到诸侯中间。诸侯亲近他,戎狄归附他,他就凭着这个执掌晋国。执行法度也没有弊病,因而得免于祸难。到栾武子的儿子桓子执政,骄纵奢侈,贪欲无度,触犯法度,任意施行,放债聚财,理应遭到祸难。靠着他父亲武子的遗德,自身才得以善终。到栾桓子的儿子怀子执政,改变桓子的行为,修明武子的德行,本来是能够免于祸难的,但却蒙受了桓子的罪过,因而逃亡到楚国。至于郡昭子,他的财富占国君公室的一半,他的封邑的人口也占晋国三军的一半,仗着他的富贵尊荣,横行于国内。结果他自身陈尸于朝庭,他的宗族也在绛邑被消灭。如果不是这样,那郤氏八人有五位大夫三位卿,他们的荣耀可算大了,而一旦灭亡,竟没有人哀怜他们,就是由于没有德行的原故。现在您有栾武子的贫困,我以为您同时能具备他的德行,所以祝贺您。如果不忧虑德行不立,而担心钱财不够,我哀悼您还来不及,有什么可祝贺的?”

宣子伏地而拜,说:“起将要灭亡,靠您保全了我。您的恩德不是起敢独自承受的,从先祖桓叔以下,都将拜受您的恩赐。”

叔向见韩宣子原文及翻译拼音叔向见韩宣子原文及翻译拼音

【注释】[1]选自《国语》。《国语》相传是春秋时左丘明作,二十一卷,主要记西周末年和春秋时期鲁国等国贵族的言论。叔向,春秋晋国大夫羊舌肸(xì),字叔向。[2]韩宣子:名起,是晋国的卿。卿的爵位在公之下,大夫之上。[3]实:这里指财富。[4]无以从二三子:意思是家里贫穷,没有供给宾客往来的费用,不能跟晋国的卿大夫交往。二三子,指晋国的卿大夫。[5]栾武子:晋国的卿。[6]无一卒之田:没有一百人所有的田亩。古代军队编制,一百人为“卒”。[7]宗器:祭器。[8]宪则:法制。[9]越:超过。[10]刑:法,就是前边的“宪则”。[11]疚(jiù):内心痛苦。[12]以免于难:因此避免了祸患。意思是没有遭到杀害或被迫逃亡。[13]桓子:栾武子的儿子。[14]骄泰:骄慢放纵。[15]艺:度,准则。[16]略则行志:忽略法制,任意行事。[17]假货居贿:把财货借给人家从而取利。贿,财。[18]而赖武之德:但是依靠栾武子的德望。[19]以没其身:终生没有遭到祸患。[20]怀子:桓子的儿子。[21]修:研究,学习。[22]离桓之罪:(怀子)因桓子的罪恶而遭罪。离,同“罹”,遭到。[23]以亡于楚:终于逃亡到楚国。[24]郤(xì)昭子:晋国的卿。[25]其富半公室:他的财富抵得过半个晋国。公室,公家,指国家。[26]其家半三军:他家里的佣人抵得过三军的一半。当时的兵制,诸侯大国三军,合三万七千五百人。[27]宠:尊贵荣华。[28]以泰于国:就在国内非常奢侈。泰,过分、过甚。[29]其身尸于朝:(郤昭子后来被晋厉公派人杀掉),他的尸体摆在朝堂(示众)。[30]其宗灭于绛:他的宗族在绛这个地方被灭掉了。绛,晋国的旧都:在现在山西省翼城县东南。[31]八郤,五大夫三卿:郤氏八个人,其中五个大夫,三个卿。〔吾子〕您,古时对人的尊称。[33]能其德矣:能够行他的道德了。[34]吊:忧虑。[35]稽首:顿首,把头叩到地上。[36]起:韩宣子自称他自己的名字。[37]专承:独自一个人承受。[38]桓叔:韩氏的始祖。

叔向见韩宣子原文及翻译拼音叔向见韩宣子原文及翻译拼音

葛立中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葛立中2022-01-06发表,共计1759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