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东风渔夫原文赏析 沉醉东风渔夫原文及翻译

53次阅读
没有评论

沉醉东风渔夫原文赏析沉醉东风渔夫原文赏析

元曲又称夹心,是盛行于元代的一种文艺形式。一般来说,元曲包括元杂剧和散曲,杂剧是戏曲,如关汉卿的《窦娥冤》、马致远的《汉宫秋》、白朴的《梧桐雨》以及纪君祥的《赵氏孤儿》。而散曲是诗歌,二者属于不同的文学体裁。但也有相同之处,即都采用北曲为演唱形式。

元杂剧的成就和影响远远超过散曲,因此也有人以“元曲”单指杂剧,元曲也即“元代戏曲”。所以,在此我们就单读散曲。

散曲有小令和套数两种基本形式。小令是由单支曲子组成,如马致远的小令《天净沙·秋思》;套数则是由同一宫调若干支曲调连缀而成,如关汉卿的《南吕·一枝花·不伏老》。“南吕”是宫调名,“一枝花”是第一支曲牌名,“不伏老”是标题。据统计,现存元小令3800余首,套数470余套。

另外,初读散曲特别是小令感觉与宋词相似,但二者差别实大:一是散曲字数上更自由。二是散曲音调上更自由。三是韵不同,词讲究雅致,可以隔行押韵,也可以换韵,而曲要求一韵到底。四是风格差异,词贵雅,曲贵俗,元曲更写实,更口语,有大量的俚语加入,贴近百姓生活。

选一些个人认为比较耐读的曲子如下。

[越调]小桃红—杨果

采莲人和采莲歌,柳外轻舟过。不管鸳鸯梦惊破,夜如何?有人独上江楼卧。伤心莫唱,南朝旧曲,司马泪痕多。

[越调]平湖乐—王恽

采菱人语隔秋烟,波静如横练。入手风光莫流转,共留连。画船一笑春风面。江山信美,终非吾土,问何日是归年?

[双调]沉醉东风·对酒—卢挚

对酒问人生几何,被无情日月消磨。炼成腹内丹,泼煞心头火。葫芦提醉中闲过。万里云入浩歌,一任旁人笑我。

[中吕]山坡羊—陈草庵

晨鸡初叫,昏鸦争噪,那个不去红尘闹。路迢遥,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南吕]四块玉·别情—关汉卿

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凭阑袖拂杨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南吕]四块玉·闲适—关汉卿

其一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

其二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其三

意马收,心猿锁,跳出红尘恶风波,槐阴午梦谁惊破?离了利名场,钻入安乐窝,闲快活。

其四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甚么!

[双调]庆东原—白朴

忘忧草,含笑花,劝君归早冠宜挂。那里也能言陆贾?那里也良谋子牙?那里也豪气张华?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

[双调]沉醉东风·渔夫—白朴

黄芦岸白蘋渡口,绿杨堤红蓼滩头。虽无刎颈交,却有忘机友。点秋江白鹭沙鸥。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

[南吕]金字经—马致远

  夜来西风里,九天鹏鹗飞。困煞中原一布衣。悲,故人知未知?登楼意,恨无上天梯。

[越调]天净沙·秋思—马致远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双调]蟾宫曲·叹世—马致远

东篱半世蹉跎,竹里游亭,小宇婆娑。有个池塘,醒时渔笛,醉后渔歌。严子陵他应笑我,孟光台我待学他。笑我如何?倒大江湖,也避风波。

[双调]清江引—贯云石

弃微名去来心快哉,一笑白云外。知音三五人,痛饮何妨碍,醉袍袖舞嫌天地窄。

[中吕]山坡羊·北邙山怀古—张养浩

悲风成阵,荒烟埋恨,碑铭残缺应难认。知他是汉朝君,晋朝臣?把风云庆会消磨尽,都做北邙山下尘。便是君,也唤不应;便是臣,也唤不应。

[中吕]山坡羊·潼关怀古—张养浩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中吕]山坡羊·未央怀古—张养浩

三杰当日,俱曾此地,殷勤纳谏论兴废。见遗基,怎不伤悲,山河犹带英雄气,试上最高处闲坐地。东,也在图画里;西,也在图画里。

[越调]凭阑人·金陵道中—乔吉

瘦马驮诗天一涯,倦鸟呼愁村数家。扑头飞柳花,与人添鬓华。

[双调]折桂令·荆溪即事—乔吉

问荆溪溪上人家,为甚人家,不种梅花?老树支门,荒蒲绕岸,苦竹围笆。寺无僧狐狸样瓦,官无事鸟鼠当衙。白水黄沙,倚遍栏杆,数尽乌鸦。

[黄钟]人月圆·山中书事—张可久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中吕]普天乐·秋怀—张可久

为谁忙,莫非命。西风驿马。落月书灯。青天蜀道难,红叶吴江冷。两字功名频看镜,不饶人白发星星。钓鱼子陵,思莼季鹰,笑我飘零。

[中吕]齐天乐过红衫儿·道情— 张可久

浮生扰扰红尘,名利君休问。闲人,贫,富贵浮云。乐林泉远害全身,将军,举鼎拔山,只落得自刎。学范蠡归湖,张翰思莼。田园富子孙,玉帛萦方寸,争如醉里乾坤。曾与高人论,不羡元戎印。浣花村,掩柴门,倒大无忧闷。共开樽,细论文,快乐清闲道本。

[双调]水仙子·自足—杨朝英

杏花村里旧生涯,瘦竹疏梅处士家。深耕浅种收成罢。酒新篘,鱼旋打,有鸡豚竹笋藤花。客到家常饭,僧来谷雨茶,闲时节自炼丹砂。

[中吕]山坡羊·道情—宋方壶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巷箪瓢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

郑志坤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郑志坤2022-01-06发表,共计2066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