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陈禾节选文言文翻译 陈禾文言文翻译

4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北宋末年,皇帝宋徽宗赵佶昏庸无道,身边多奸佞之臣。当时有个叫陈禾的大臣,字秀实,他犹如鹤立鸡群,在北宋末年朝堂污浊的泥沼中,堪称一枝独秀。

陈禾是明州鄞县(今属浙江宁波鄞州区)人,生年不详,宋哲宗元符三年(1100年)考中进士,历任郓州司法、淮州教授、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等官职。

陈禾属于言官,主要职责就是劝谏皇帝该倡导什么,该反对什么。

陈禾在任内正直敢言,大观元年(1107年)升任给事中,不久因弹劾童贯、黄经臣,被贬为信州监酒。

后遇朝廷大赦,陈禾出任广德知军,后历任和州知州、秀州知州,当时奸相王黼[fǔ]主政,陈禾不愿在这种货色的手下当差,不久辞去官职返回故里。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病逝,留有《易传》、《春秋统论》等著作。

《宋史》记载:元符年间,天下承平已久,武备松弛,东南一带尤为突出。

陈禾向皇帝谏言:应当增强边境的防御能力,修建城墙,防备不测。

朝中有人不满意,认为陈禾无事生非,就把他的谏言搁置一旁,不向皇帝报告。

此后不久,东南一带盗贼蜂起,人们这才感到陈禾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佩服他有远见。

宋史陈禾节选文言文翻译宋史陈禾节选文言文翻译

当时,宦官童贯权势熏天,他和黄经臣互为表里,狼狈为奸,很多正直的大臣敢怒不敢言。

朝廷提拔陈禾为给事中,他拒绝升职,感慨道:“朝廷正气是国家安危之本,我等身为言官,却都选择不言,我一旦做了给事中,就不再是言官了!”

陈禾选择继续担任言官,就是要弹劾朝中不法的权贵,他随即入朝弹劾童贯、黄经臣等人“怙宠弄权”,在朝堂炫耀势力,每一次的诏令都出自他们之手。

皇帝要任命谁任某某职位,做某某事,得听从他们的,诏书发布之后,都是他们的言论。

朝廷发号施令,国家决定重大事情,免除昏庸,提拔贤良,是天子的大权,奈何让这些阉货出主意呢?

陈禾的话严重捅了皇帝的肺管子,没等陈禾说完话,宋徽宗面露怒色,拂袖而起。

陈禾也火冒三丈,冲上前扯住皇帝的龙袍,当时就把大襟撕扯下来。

宋徽宗怒吼:“你扯碎了朕的龙袍,太不像话了!”

陈禾据理力争:“陛下不珍惜被扯碎的龙袍,我又何必在乎项上人头,愿以人头回报陛下,这些奸佞今天作威作福,陛下他日必定遭遇危亡之祸!”

陈禾的原话是:“陛下不惜碎衣,臣岂惜碎首以报陛下?此曹今日受富贵之利,陛下他日受危亡之祸!”

陈禾这些话掷地有声,后来的靖康之耻,验证了他精准的预言。

当时的宋徽宗变了脸色说道:“卿能如此,朕复何忧!”

爱卿能如此掏心窝子说实话,朕从此可以无忧了!宋徽宗属于嘴上一套,行动上却是另一套。

有内侍请皇帝更换扯破的龙袍,宋徽宗不放过作秀的好时机,对身边大臣说:“留着吧,用来旌表正直的大臣!”

宋史陈禾节选文言文翻译宋史陈禾节选文言文翻译

童贯

第二天,童贯等几个奸佞之臣接踵而至,纷纷给皇帝灌迷糊药,说我泱泱天朝大国,正值太平盛世,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怎么能说这种不吉利的鬼话呢?

御史中丞卢航上奏称:“陈禾这小子太狂妄了,应当教训教训他!”

宋徽宗被忽悠了,于是早忘了自己不久前还夸赞陈禾,听信奸佞谗言,将陈禾贬职为信州监酒。

后来,朝廷大赦,陈禾才被赦免罪行,返回家乡。

当时,言官陈瓘从岭南返回,暂居鄞县,他和陈禾是好友,两人很对脾气,陈瓘趁机令儿子陈正汇拜陈禾为师。

后来,陈正汇弹劾蔡京获罪,被押往京师,陈瓘受到牵连被抓捕起来。

负责审案的黄经臣传唤陈禾出庭作证,陈禾被诬陷为陈瓘父子的同党,被免去官职,后再度遇赦,出任和州知州、秀州知州。

王黼升任宰相后,陈禾耻于与他为伍,愤然辞官。后来,朝廷任命陈禾为舒州知州,陈禾还没有接到诏令,就病逝了,朝廷追赠中大夫,谥号“文介”。

喻焕强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喻焕强2022-01-06发表,共计1422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