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翻译

76次阅读
没有评论

【诗词学习】临江仙:双调小令,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乐章集》入“仙吕调”,《张子野词》入“高平调”。五十八字,上下片各三平韵。约有三格,第三格增二字。柳永演为慢曲,九十三字,前片五平韵,后片六平韵。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宋】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

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

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注 释】

①“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二句:原为五代翁宏《春残》诗中成句。②小蘋(píng):歌女名,为作者友人的家妓。

③“两重心字罗衣”这句:谓熏两次香的罗衣。心字,指心字香。另有人解作衣领式样或衣上图案。

④彩云:比喻美人,这里喻指小蘋。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译 文】

当我梦觉酒醒之时,见到的只是楼台紧锁、帘幕低垂的景象。这当儿,去年春天离别之恨又重新回到我心上来了。落花寂寂,我独自久久站立;微雨漾漾,燕子正双双地飞逐。

我清楚地记得与小蘋初次相见的情景:她那反复熏过的绸衣衫上散发着香气。她弹着琵琶。在弦上诉说着相思之情。当时的明月如今就在眼前,这月儿曾经在歌舞散后照着彩云似的她回去。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赏 析】

晏残道有两位常常相聚宴饮的朋友:沈廉叔和陈君宠,两家养有莲、鸿、蘋、云等一批出色的歌女家妓.她们常以弹唱娱客。小蘋就是其中之一,她妩媚善笑,小晏一见倾心,多年都难以忘怀。后来,君宠卧病成了废人,廉叔过世,两家的歌妓也都四处流散了,此词就为怀念小蘋而作。

词的上片只从自己孤寂生愁的举止情态,来暗示心有所思,在下片才明白说出思念对象情事来。开头两句写居处寂寂无人,醉眠醒来,所见只是“楼台高销”、“帘幕低垂”,心中一片惘然。“梦后”“酒醒”,已暗示原来就有愁恨,故寻求于梦境醉乡之中,以期暂时得到一些宽慰。“去年春恨却来时”接得好,是用宕笔写出的摇曳之句。锁前带后,借“去年春恨”,点出离别的时间;“恨”字是全篇唯一直接说自己心情的地方。

下面“落花”两句,誉者更多,可是它恰恰是五代诗人写的成句,作者一字不差地将它照搬过来,成了自家的东西。这十个字在翁宏《春残》诗中,虽是佳句,但并不特别起眼,这之前也从未有人提起。不妨全引其诗:“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寓目魂将断,经年梦亦非。那堪向愁夕,萧飒暮蝉辉。”但到了作者手中,便大不一样。本有“春恨”之人,在微雨中怜落花、羡双燕,出神地独立良久,这意境与词意自然密合,恰同己出。词藉此而生辉,句经点化而成金。

下片说清情事。“记得”二字郑重。“小蘋”之名明点。虽是“初见”,今犹历历,可见当时印象之深。“两重心字罗衣”是“记得”的证据,连穿的衣服,衣上散发出熏香气味都没有忘。“两重心字”自然也暗示彼此心心相印。然后写她弹琵琶,这是那次宴席间她做的事,身份也清楚了。“弦上说相思”固然可理解为所奏的是关于相思的爱情曲,但同时也有借琵琶抒发内心相思或向作者传递思慕之情的意思在。正如唐诗所谓“诚知言语难传恨,不似琵琶道得真”。

结尾写宴散人归。说的是“当时”,实在是写今日景象,微雨过后,明月当空。眼前的月亮就是“当时”的月亮,故用“在”,又用“曾”,它曾经照着小蘋一路回去。如今月色依旧,而人又在哪里呢?无限怅惘,以蕴藉语出之。用李白诗意,以“彩云”指代小蘋,固然为避免用字重复,也借比喻小蘋的轻盈娇美,同时表现自己对欢会难逢、好景不长、佳人似彩云之易散的感慨。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作 者】

晏几道(1038年—1110年),北宋著名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汉族,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晏殊第七子。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

【学写诗词】

《临江仙·醉东风》/庚子年润四月初四

碧水芙蓉羞笑靥,

花苞迎立蜻蜓。

波逐锦鲤戏浮萍,

才闻蛙鼓,又见燕惊空。

五月江天如画境,

兴来墨染诗情,

临江仙曲伴嫣红。

欣吟古调,把酒醉东风。

云云龙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云云龙2022-01-06发表,共计1545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