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氏易林注白话译文 焦氏易林全文及译文

4次阅读
没有评论

焦氏易林注白话译文焦氏易林注白话译文

据《汉书》记载,焦氏“其说长于灾变,分六十四卦更直日用事,以风雨寒温为候,各有占验”,孟康注云:“分卦直日之法,一爻主一日,六十四卦为三百六十日。余四卦,《震》《离》《兑》《坎》,为方伯监司之官。所以用《震》《离》《兑》《坎》者,是二至二分用事之日,又是四时各专王之气。各卦主时,其占法,各以其日观其善恶也。”(卷七十五)。可见,焦氏的卦气说,是以四正卦各直二至二分之日,其余六十卦三百六十爻,一爻直一日,直三百六十日。传世的《焦氏易林》中,书前即列有六十四卦的直日之法,名日“焦林直

日”。其云:“六十卦,每卦直六日,共直三百六十日。余四卦,各寄直一日。

立春、雨水,《小过》、《蒙》、《益》、《渐》、《泰》。

惊蛰、春分(春分震卦直一日),《需》、《随》、《晋》、《解》、《大壮》。清明、谷雨,《豫》、《讼》、《蛊》、《革》、《夫》。

立夏、小满,《旅》、《师》、《比》、《小畜》、《乾》。

芒种、夏至(夏至离卦直一日),《大有》、《家人》、《井》、《成》、《媚》。

小暑、大暑,《鼎》、《丰》、《涣》、《履》、《逐》。

立秋、处暑,《恒》、《节》、《同人》、《损》、《否》。

白露、秋分(秋分兑卦直一日),《巽》、《萃》、《大畜》、《贲》、《观》。寒露、霜降,《归妹》、《无妄》、明夷》、《困》、《剥》。

立冬、小雪,《艮》、《既济》、《噬嗑》、《大过》、《坤》。

大雪、冬至(冬至坎卦直一日),《未济》、《蹇》、《颐》、《中孚》、《复》。

小寒、大寒,《屯》、《谦》、《睽》、《升》、《临》。

每两节气共三十日,管五卦。逐日终而复始,排定一卦,相次管六日。凡卜,看本日得何卦,便于本日卦内,寻所卜得卦,看吉凶。”

由于《焦氏易林》一书“某卦之某卦”的形式,使后人产生了焦氏以卦变占验的误解。很多人采用现在金钱摇卦的形式,虽然简化了,但却已经不是古代真正焦氏易林的用卦方法。对此,今人王新春先生有明确的辨析。他说:“焦赣以值日之卦为本卦,以本卦所值之日内行占所筮遇的卦为之卦。筮遇的之卦,不外乎六十四卦之六十四种可能之情形。于是以一值日之卦为本卦,就可组成一个由它所统摄的六十四卦的整体系列;六十四个值日之卦,共可组成六十四种这样的整体系列。依焦氏之见,在某一本卦所值之日内行占,筮遇何之卦,查阅《易林》中本卦统摄下的该之卦的林辞,就可判明筮问事项的吉凶祸福情状了”。由此可知,焦氏易占的之卦是没有变爻的。

预测方法:

1. 根据预测当天阳历的日期,在图表中找出当日当值的主卦。

2. 预测人自己求出一个之卦。

求卦方法多式多样:

A.可以用翻书得到的页码数,确定之卦。也可以用心想数定卦。但是其卦序取法与现在梅花体系用卦法迥异。64卦顺序仍按周易本经顺序排列,凡是页码数或心想数小于等于64,直接可以找到对应的卦,如9就是小畜卦。大于64的数字除以64后取余数求卦。

B.可以用六十四卦卦签抽卦。或者用卦牌抽卦。

C.可以用钱筮法求卦,不求变卦,只用本卦。

附:

说焦氏易林直日

炎文 2012-07-27 22:19:26

这里说的也不算什么发现。只是偶然想起来,所以稍微整理一下。

焦氏易林是以“A之B”的形式,A有六十四卦,B有六十四卦,于是会产生4096种情况。

但这个的操作方法,是和焦氏的六十四卦值日联系在一起的。

《汉书·京房传》载焦赣之说“長於災變,分六十卦更直日用事。以風雨寒温為候。”颜注引孟康曰:“分卦直日之法,一爻主一日六十四卦,為三百六十日。餘四卦震離兊坎為方伯監司之官。”

焦氏之法自然是受到孟喜卦气说的影响。只是孟喜以四正卦主四时,余六十卦分配365又1/4日,所以一卦管6又7/80日。

而焦氏将六十四卦全主一年,其具体的值日安排,据《焦林直日》,则是六十卦每卦直六日,四正卦各主一日,于是仅得364日,显然比较粗糙,但焦氏不是为了卦气说而是占卦,所以不用考虑这么多(后来京房改进了此法,以四正卦每卦主73/80,又削减其各自之前一卦)

其占法是:

“每两节气共三十日,管五卦,逐日终而复始,排定一卦,相次管六日。凡卜,看本日得何卦,便于本日卦内,寻所卜得卦,看吉凶。”

比如,本日占得一卦为泰(B),然后比如今日在小满次侯,则所管摄的为乾(A),于是查找A之B,为乾之泰,即据此占验为“載日晶光,驂駕六龍,禄命徹天,封為燕王”。

——————————————————————–

但是《易林》的这种编排方式,的确容易引起人们本卦、之卦的误解。即把A理解为占卦时所得,把B理解为动爻之后所变的卦。

朱子便是如此理解。《易学启蒙》专门讲到静爻、一爻动、二爻动、乃至六爻皆动时如何占断。最后他列出变占图,说“於是一卦可變六十四卦,而四千九十六卦在其中矣。所謂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又说:“以上三十二圖反復之則為六十四圖,圖以一卦為主而各具六十四卦。凡四千九十六卦,與焦贑易林合。然其條理精宻則有先儒所未發者,覽者詳之。”所谓比焦氏详密,是指在卦的排列上,焦氏以今本六十卦为序,朱子以卦变为序。

但这究非焦氏本意。

====================================================================

以上写作时间2012.7.27.

以上的说法,是易学界一些已有的见解。不过最近因为新出《易林彙注》,我又产生了对此书的兴趣,重新把问题考察一下,发现没有说的那么简单。

单就说《易林》作者吧,尚秉和是易学名家,专研易林,而以易林确为焦延寿所作。但是专门作易学,或许对文献、事实有所忽略。所以余嘉锡先生《四库提要》在前人基础上专门辩白今所见《易林》乃新莽时崔篆作,而非焦延寿作。

考证易林非焦延寿作的,主要是这么一个思路:(1)今传《易林》中有昭君、傅太后等元、成及新莽时事;(2)焦延寿卒在元帝前;(3)类书所引有“崔赣”

由此可见,焦延寿的生卒年成为他们争辩的一个关键点。因为《汉书·京房传》中并未明确记载焦延寿的活动年代,于是在余嘉锡先生之前,大家就是凭着那点材料吵来吵去,都是猜。不过余先生找到几条新材料作为基点,进行推算,结果得出焦延寿卒在元帝初的结论。

不过福建师范大学的博士马新钦作《焦氏易林作者版本考》,力驳诸家特别是余嘉锡先生之说,指出《易林》确为焦氏之作。其反驳亦不过三点:(1)今传《易林》中无昭君、傅太后等元、成及新莽时事;(2)焦延寿卒未必在元帝前;(3)历代多引作“焦赣”。

马博士的反驳是可以成立的。余先生等人未免怀疑的太猛;而当其判定绝对是崔篆,则独断的意味又太强。

那么,今传《易林》真的就必然是焦延寿所作了?似乎亦未必。我们知道,京房被崇拜为大仙之后,托名京房、或者以京房为基础的著作不计其数——这些肯定不全是京房著的,然而又不能说没有京房的痕迹。“林”类著作亦类似。总而言之,古籍的流动性并不仅限于先秦,在汉代之后虽然经书日趋固化,术数、杂技类的著作仍有相当大的流动性。值得注意的是,《汉书·艺文志》并未记载林类著作。阴阳灾异和蓍龟都无此类著作。而《隋书•经籍志》则记载了大量“林”类著作:有焦赣的《易林》、《易林变占》,费直的《易林》,京房的《周易集林》等。它们要到东汉才兴起、繁荣。

而且要知道孟、京、焦易学形态与《林》类不同。它们是以言灾变,讲易卦直日,不用卜筮;林类则是讲卦筮。可以说,“林”类是梁丘贺、费直等脉络的发展、固定化、程序化。

《文选》六臣注引《东观汉记•沛献王辅》:“永平五年秋,京师少雨,上御云台,召尚席取卦具,自卦,以《周易卦林》占之,其繇曰:‘蚁封穴户,大雨将集。’明日大雨。上即以诏书问辅曰:‘道岂有是耶?’辅上书曰:‘案《易》卦震之蹇“蚁封穴户,大雨将集”,艮下坎上,艮为山,坎为水,出云为雨。蚁穴居而知雨,将云雨,蚁封穴者。故以蚁为兴文。’诏报曰:‘善哉!王次序之。’”

此段中,看他们用《易林》的方法,便知《易林》绝非值日用事。

由此易学界以易林合值日的说法是不对的。当然清代牟庭已经指出过,他是通过推理:如果A之B,A是值日卦,B是所占卦,那么B如果有变爻肿么办?我则举出上面那个古人实际利用《易林》的例子,而《易林》绝不可与值日相混,可以定谳矣。

亦即,传统的、朱子所理解的那种方法,当是正确的。

蒋志峰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蒋志峰2022-01-05发表,共计3332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