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陆游钗头凤红酥手赏析

44次阅读
没有评论

陆游 宋《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译文:

前次同游沈园,在如茵的绿草地上,摆下玉盏佳肴。你那细腻红润的纤手轻轻启开黄纸瓶封,殷勤地为我斟满了美酒。

满园花香四溢,到处莺歌燕舞,宫墙边一带垂柳,萌翠绽绿,柔丝摇曳,一片春色烂漫。

曾几何时,风云突变。无情的东风摧残了明媚的春色,也残酷地毁灭了我俩甜蜜幸福的爱情。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几年的被迫分离,满腔的愁苦幽怨无处诉说。当初的一时软弱,顺从母亲之意,铸成大错,真是追悔莫及。错啊!错啊!错啊!

今天故地重游,不期相遇,春色依旧像从前那样明丽,但你却已变得憔悴枯瘦,涟涟泪水湿透并且染红了手帕。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东风吹得万树桃花纷纷凋落,池榭亭台冷清荒凉无人游玩。虽然过去恩恩爱爱时海枯石烂,真情不移的誓言仍铭刻在心、萦绕于耳。

但面对今日的现实,这一片赤诚的情意却无法向你表达,也难以向你表达。罢了!罢了!罢了!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赏析:

据说陆游与结发夫人(也是其表妹)唐婉感情甚笃,只是其母不容被迫分离。这首词就是抒写他与唐婉沈园相遇,悔恨交加的情状。

上片追忆往昔的美好生活,感叹被迫分离的苦状。前三句回忆与唐琬同游沈园的情景。”红酥手“,以手之美。写人之美,采用以小见大的手法。

”黄滕酒“,以殷勤斟酒表现伉俪情深。夫妻恩爱;同时美酒也映衬出爱情生活的甜蜜。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满城春色宫墙柳”,既给这幅夫妻相爱的镜头勾勒出背景,也点明了他们是在共赏春色。手的红润,酒的黄封,柳的碧绿,从色彩上组成一幅明丽和谐的图画。

后四句写夫妻被迫分离后的痛苦。“东风恶”,笔锋陡转,意兼两面,自然过渡到抒情。“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详细书写,词人怨恨东风的心情,并补足“恶”字。

词义层次递进,感情积聚达至顶峰,终于决堤迸发。一连三个“错”字,凸现词人百虑翻腾,悔恨交加之情。沉郁悲怆,撕心裂肺。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休妻本是母亲主意,词人在此痛哭大错,既包含对母亲决定的否定,也包含对自己当初顺从母意的悔恨。

下片前三句写与唐婉沈园重逢情景。“春如旧”,承上片“满城春色”句而来。既是此番相连的背景,又反衬“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是说唐婉的泪水湿透并染红了手帕,红字表面是说泪水和着胭脂,染红了手帕,实则深有含意。

据《拾遗记.魏》载:“文帝所爱美人姓薛,名灵芸….闻别父母,歔欷累日,泪下沾衣。至升车就路之时,以玉唾壶承泪,壶则红色。既发常山,及至京师,壶中泪凝如雪。”陆游暗用此典,及写唐婉悲伤之切。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此处用“鲛绡”代指手帕,亦有深意。据梁任昉《述异记》卷上:“南海出鲛绡纱,泉室(指鲛人)潜,一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服,入水不濡”。“入水不濡”的鲛绡手帕尚被泪水湿透,足见其泪之多,其心之悲。

“桃花落,闲池阁”,由写人转写眼前实景,遥应上片“东风恶”句。“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再抒自己悲苦之情。痴情虽浓,然咫尺天涯,难以相诉,爱恨怨悔齐积心头,百感交加。

一连三个“莫”字,表现出词人复杂、无奈、极度悲痛的心情。

这首词节奏短促,声情凄紧,上下片接处连用“错,错,错”和“莫,莫,莫”,两次感叹,表现词人的极度悲怨,荡气回肠,催人泪下。

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陆游唐婉钗头凤原文

苏俊涛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苏俊涛2022-01-05发表,共计1317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