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诗意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李白赏析

6次阅读
没有评论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古诗写作背景】:

婚假过后,李白走出蜜室,脚步匆匆,重蹈云游求荐之路。

成家的男人就是一风筝,不飘不行,飘远了也不行,必须按时回家,线端的那一头,一般都握得手紧。

这期间的出游,就是以安州为中心,每次回来,还是两手空空,对不住自己的媳妇啊!

安州正是都督府的治所,有权势更高的人物,李白是否舍近求远?

这一段历史有些扑朔迷离,史料不足,大概如下:

都督马正会没有帮上忙,可能是认为李白的性格不宜入仕,也可能是调走了,具体不知。

与都督府的二把手长史,却有故事。

李白离不开酒,往美了说是酒仙,往丑了说就是酒徒。一次李白酒后骑马,在大街上歪歪斜斜,正巧冲撞了长史李京之的车驾。望着李长史满脸的怒气,李白感觉不妙,写了《上安州李长史书》,赔礼道歉。但仍于事无补,本来就不“规矩”的他,在别人的印象中雪上加霜。

如果不是老丈人家的面子,估计李白得拘几天。

通过这件事,收敛了没?

没有。

李京之调走之后,继任者姓裴。

臭豆腐李白继续我行我素,贬低的人越来越多。这期间,可能又犯事,裴长史想来真的,要治罪。李白不得已,继续《上安州裴长史书》。

这次上书的内容有些特别,前面一部分是自我介绍,当中部分夸赞裴长史,最后一部分是顺便干谒,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在末尾,来了这么几句:

“若赫然作威,加以大怒,不许门下,逐之长途,白即膝行于前,再拜而去,西入秦海,一观国风,永辞君侯,黄鹄举矣。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弹长剑乎?”

翻译:

赫然:发怒的样子。 秦海:指长安。

“如果真的对我动粗,不提携,我马上恭敬地离开,如黄鹄高飞,西入长安,王侯将相中必有伯乐!”

这次上书,充分展现了李白的机巧与豪放。

你不是要治我罪吗?我就假装不知道,把自己表扬一番,然后夸你,让你不好意思动手,最后再向你干谒,你如果不提携,就会感到有点理亏,这样,我就先占了上风,让你感到我委屈。

更主要的是,好像偷换了概念,裴长史的“作威”和“大怒”,李白故意理解为“不许门下”,“不许”就“不许”呗,有什么了不起,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我去长安发展。

言外之意,你如果现在治我,等俺以后发了,够你喝几壶的。

另一个言外之意,你别治我了,我现在就走,永远地离开这儿,绝不给你再添麻烦,井水不犯河水。

李白的思维的确天马行空。

如果我是裴长史,也不会行动,这样的超才,谁知道他啥时候火?况且他犯的未必是大事儿。

裴的不出手,成全了李白的第1次长安之行。此时,公元730年秋,李白30岁。

李白入长安还有别的原因吗?我觉得有,至少还有3个。

1.成家后事业感加重,有些急。

2.经过外围的干谒准备,可能认为入长安的时机已到。

3.安州的环境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不如早点离开。

京中无人,向谁求荐?

本来打算拜访以提携后人为乐的前宰相张说,到了京城才知道张说已逝,遂结识了其子张垍(jì),当时的张垍是玉真公主的侄婿,李白看到了希望,写了一首《玉真仙人词》上呈颂赞。

玉真公主一直是道教的狂热追随者,也许有戏。

再一次失望,没得到玉真公主的及时反馈,但总算给点面子,让李白在她的终南山别馆中等待。

“等到啥时候啊?”,心急加无聊的李白坐不住了,某个黄昏,走下终南山散心,写下这首诗。


【注释】:

①解释题目《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终南山:山名,在陕西省关中地区南部,西起眉县,东至蓝田县,绵延800里,主峰在长安南面,士人多隐居于此。

过:路过。 斛斯山人:斛斯是复姓,山人指隐士,就是姓斛斯的隐士。 宿酒:摆上酒,在这里是喝酒的意思。

②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从:伴随。 碧山:青山,指终南山。下:指下山,这里是动词。

我下山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月亮升起来,伴随着人们外出归来。

喜欢这首诗的原因,是因为喜欢前2句,尤其是第1句。记得初读这首诗的时候,这2句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心里一颤。

好在哪?

如果不是特别有事,一般人不会夜幕降临的时候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黑灯瞎火的,摔着了咋办?唐朝时又没有路灯,没准还能碰上豺狼虎豹。

李白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没有,他就是心里憋得慌,在屋呆不住,玉真公主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着急郁闷。

“山月随人归”,表面写路上景色,实写诗人心情。

天快黑了,外出的人们回家了,而我却跑出来,相比之下,就是诗人心里酸。

同时还暗示了此时比较静,如果熙熙攘攘的,诗人可能不会将月亮入景。

这种静的环境,最容易引发人的多思。

这1句也可以这样理解,看到月亮,想到了家。别人回家温暖了,自己还在外面漂。

总之,是一种惆怅,李白的心思细腻。

我们读李白的豪放诗太多了,以至于容易形成定论,认为他的诗都豪放。

豪放人未必都细腻,但豪放文人大多细腻,读出他的细腻后,再读豪放,才更有味。

想像着李白无精打采地走着,眼神中透着无奈和羡慕。

这样的情结,该如何打发?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却顾:回头望。 翠微:青翠的山。

人在走路的时候,哪种状态下容易回头?

就是特别没意思的时候,尤其是因某事发愁,而又找不到解决办法,茫然四顾。

正是由于心情灰,看到的才是“苍苍”,如果高兴,那就该是一种朦胧美了。

“横”字用得好,更突出了李白的心情。

山上的花草树木,一般是围着山体分布,“所来径”是纵向,李白看完纵向,又看横向。心里发空的时候,就往往看得范围广,看得时间长,打发时间而已。

下山本是为了散心,李白的这一回头,结果还是郁闷。

③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童稚:儿童,孩子。 荆扉:柴门,用树枝编扎的门。

与谁“相携”?

由题目“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及下面句子,可以判断是与斛斯山人。路上相遇,斛斯山人邀请李白进家坐坐。

又是“田家”又是“童稚”,说明这位斛斯山人与李白不一样,是踏踏实实地在这里过日子,心态好,此时郁闷难排的李白也许愿意和这样的人沟通。

如果是一位普通山民邀请,李白未必接受。

④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青萝:也叫女萝或松萝,寄生在树上,在树梢悬挂,状如丝带。

这2句写得美如仙境,把它们入诗,说明心里羡慕,不如意的人往往这样。

反思自己,到处折腾,不但没成功,而且一个安稳的日子也过不上。

心里发酸。

⑤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憩(qì):休息。

像李白这种狂傲之人,不会轻易向别人诉苦。何况斛斯山人也不知道你李白现在的心情如何,肯定就是热情地接待,再加上李白也健谈。那就海阔天空,边聊边喝。

下山也不是轻闲活儿,也肯定累。被斛斯山人的情绪感染,李白高兴起来,暂时忘却了烦恼,感觉浑身轻松。

2人喝到了什么程度?喝到了“挥”酒杯的程度。

李白这样的,喝到这种程度不稀奇。

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松风:乐府琴曲《风入松》,据说为嵇康所作。河星:天空银河中的星星。

虽然不知道《风入松》的曲调,根据作者及曲名,想来也是悲壮铿锵的那种。此情此景,也许2人心照不宣,都对这曲子情有独钟,越唱越兴奋。

夜幕降临的时候开始下山,“曲尽”的时候,已经“河星稀”了,这哥俩能折腾!

折腾到现在,李白的心情如何?

⑦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陶然:欢乐的样子。 忘机:道家术语,指心地淡泊、与世无争。

李白快乐吗?

快乐,而且2人都快乐。

但细想可能有所不同,斛斯山人是真快乐,能遇上李白这样的奇才,幸运。而李白是借“醉”快乐,可能是暂时的,可能是麻痹式的快乐,可能不纯有水分。

整首诗,从下山,到相携,到美酒,再到长歌,最后是忘机。按时间轴顺序描写,表面看起来,零零散散,好像没写什么“正经”事。但最后2个字“忘机”,可以说是诗眼,隐露了李白的心思,那就是羡慕道家。

貌似漫不经心的一笔,折射的是苦。

就像我们遇到麻烦,半夜里自己走在柏油路上,踢小粒石块一样,不了解的人以为是无聊。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诗意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诗意

章亚萍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章亚萍2022-01-12发表,共计3127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