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 小窗幽记全文及译文赏析

40次阅读
没有评论

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

一、

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如果世间的福气有根源的话,那自己的内心定然是福气聚集和生存的地方,正所谓说“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人生所有的境遇,所有的得到,以及自己眼前呈现的世界,都是由自己的本心所决定的。

所以说,与其去追求外界的事物,倒不如反求诸己,去修行自己的内心,让自己的心性达到温和平衡,让自己的言行达到适度无碍,这便是最好的人生状态。

在《小窗幽记》中有一句话说:

平易近人,会见神仙济度;瞒心昧己,便有邪祟出来。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一个人平易近人,就会有神仙来接应度化;做不昧良心之事,便会有妖魔邪恶之物出来祸害。

这句话虽然有一些夸张,但是他所表述的道理却是人生真实存在的状态,对于一个人来说,当他内心存在平和的时候,世间的福气会在无形之中主动向他靠近,而且这种现象是自己可以亲身感受到的。

而当内心生出戾气和邪念之后,不但福气不会存在,那些古怪邪祟的事情也会慢慢变得越来越多。

这个道理就像是人生的财气聚集于自身的道理一样,人为何会聚财,就是因为自己的德行与能力共同支撑之后得到的结果。

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

俗话常说“人追财时难追,财追人时易到”。

就是因为人追财的过程忽略了自身的能力,一味去贪求富贵,这样不但富贵难求,而且还会招来祸患,而财追人的时候,是一个人内心抛开贪欲的结果,因为心中没有贪欲,自然没有妄念,也能够踏踏实实地修养自身,完成事业以及工作之中该有的沉淀过程,当一个人把事情做好之后,财自然也就聚来了。

而人生的福气也是如此,当你具备一个完善平衡的心性之后,福气自然也就来了。

就像上古时期的圣贤之王舜一样,舜生活的年代主要靠打渔捕猎作为主要的物质来源,所以打渔是人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工作。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卑劣的人性存在,因为人与人之间都存在着利益纷争,所以在打渔的时候,舜发现一种情况,就是一些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经常会霸占着湖中心鱼虾多的地方去打鱼,而老年人和孩童由于处于劣势群体,所以只能在激流险滩,鱼又少的地方打鱼。

舜看到这副情景之后就产生了同情心,他不希望看到老人和孩子如此被欺负和受苦,于是就想通过一些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而舜所做的反应并不是去和这些年轻人理论,也不是直接去暴力争抢,而是自己主动跑到一些急流浅滩的地方打鱼,当他看到有人把好的打渔位置互相谦让的时候,就会把这件事情渲染出去,让大家赞扬这种做法。

久而久之,他的这种行为就感染了很多人,很多年轻人也慢慢学会了谦让,就把一些鱼多的地方让给孩子和老人,而自己去到一些鱼少且有危险的急流浅滩去。

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

二、

而舜的这种言传身教和与人为善的行为,也在无形之中影响着那些人,从一人为善到一群人为善,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对于舜来说,正是因为厚德载物的善行,也成了世代圣贤们一直推崇和敬仰的对象。

反观这一切的根本,并不是因为舜拥有这么高的名位,也不是有通天的能力,而是有着淳朴厚道的德行。

对于人生来说,不管是从人生当下的得失考虑,还是从长远德行影响的角度思考,淳朴厚实,保持善良,都是一个人最应该做的行为。

人生因果不虚的道理,永远都是在自己身上应验,无论善恶,最终都会影响自己。

当你有一个干净的内心之后才会有一个干净的灵魂,从而有聚集福气的资格和状态,如果不能明白这个道理,最后不仅煎熬了自己,也伤害了他人,这就是人生要有清净心,要有平和气度的智慧和道理。

《了凡四训》之中有一句话叫:务要积德,务要包荒,务要和爱,务要惜精神。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一定要积善积德,一定要包涵宽容,一定要温和慈爱,一定要爱惜自己的精神。

所谓积善积德,就是用善行来喂养自己的灵魂,修缮自己的行为,让自己的每一言每一行,即便没有做到十分有功德,但一定不能有恶的因素存在。

而所谓的包涵宽容,就是包容你所不认同的人和事,而这一点是人生极其重要的品质,因为很多人内心存在的戾气和嗔心,都是因为接纳不了自己不认同的一些人和事所产生的。

就好像有的人不喜欢和自己性格相异的人,甚至会因此生出戾气与排斥之心,这一点是要切记的,因为世间没有完全两片相同的叶子,人要有海纳百川的态度,才可以成其自身之大的结果。

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小窗幽记集素篇全文及译文

最后就是要温和慈爱,爱惜自己的精神,人生的很多罪过都可以在温和之中化育,当你能够做到以清静平和的心态去处理问题时,这一生才能保持一个良好正确的结果,这就是积累福气避开祸患的主要根源。

世间一切福气,皆由此而生。

吴彦田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吴彦田2022-01-05发表,共计176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