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从弟原文及翻译赏析 赠从弟其二翻译及原文

66次阅读
没有评论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

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

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

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这是一首咏物诗,诗人运用对比手法,让“山上松”和“谷中风”展开较量,以“风声”之“盛”衬托“松枝”之“劲”,又用“一何”加以咏叹,对松柏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接着以冰霜的严酷衬托松柏的“端正”,在一问一答中,突出松柏傲雪凌霜的美好品格,借松柏之刚劲,明志向之坚贞,对堂弟寄寓了无限期望。全诗语言质朴,刚劲峭拔而又情深意长。

选自《建安七子集》卷七(中华书局1989年版)。从弟,堂弟。刘桢(?—217),字公干,东汉末诗人,“建安七子”之一。亭亭:挺拔的样子。一何:多么。罹凝寒:遭受严寒。罹,遭受。凝寒,严寒。

内容主旨

这是一首咏物诗。诗人运用对比手法、象征手法,突出松柏傲雪凌霜、历经严寒而不凋的顽强生命力;借松柏之刚劲,明志向之坚贞,表达了诗人对从弟的劝勉之意,同时也表现了自己坚贞自守的品格。

译文

高山上挺拔耸立的松树,顶着山谷间瑟瑟呼啸的狂风。起首二句,以客观描写为主。“亭亭”表示松的傲岸姿态,“瑟瑟”模拟刺骨的风声,绘影绘声,简洁生动。以“谷中”映衬“山上”,突出青松的傲骨。风声是多么的猛烈,松枝又是多么的刚劲!三、四句加强了抒情的氛围。两个“一何”强调诗人感受的强烈:前者突出谷中风的迅疾凶猛,后者突出松柏的雄健挺拔和顽强的生命力。任它满天冰霜严酷寒冷,松树的腰杆终年端正挺拔。运用对比写作手法,由风势猛烈发展到酷寒的冰霜,将松枝的刚劲拓宽为一年四季常端正,越发显出环境的严酷和青松岁寒不凋的特性。诗的意境格外高远,格调更显得悲壮崇高。难道是松树没有遭受严寒吗?是松柏有着耐寒的本性。最后两句变换句式,以设问作结。诗人由外而内,由表层到深层,把读者眼光中“亭亭”端正的外貌转移到松树内在的本性,以此表明松树不畏狂风严寒是因为有坚贞不屈的精神。

赵雅峰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赵雅峰2022-01-12发表,共计77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