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答元明黔南赠别赏析 和答元明黔南赠别翻译

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宋名立 兰山人 州刺史1)

和答元明黔南赠别赏析和答元明黔南赠别赏析

圣主如天覆岂私,

小臣愚暗罪何辞。

汝阳瓮盎2不足耻,

谪居山爱小峨眉。

捐躯报国忘归路,

一抔戢身3端在玆。

当时四海一子由4,

世世兄弟相追随。

郁郁佳城5眠长夜,

脊令6原上和鸟悲。

木本水原推所自,

衣冠瘞埋事尤奇。

眉山三君惜物望,

建祠肖像佥曰宜。

斜川苗裔散何往,

广庆寺毁僧安栖7?

数顷山田占里豪,

松竹斩代爨下炊。

陵谷变迁亦物理,

倏兴倏废会有时。

我来瞻拜肃起敬,

目击荒秽久不治。

缅想高风足千古,

文章事业真吾师。

延陵伯仲敦乡里8,

后来何人复继之。

张君9慕贤勇为义,

一言肩任无委推。

归田给僧供庙祀,

笾豆静嘉10鼎俎奇。

版筑缭垣卫茔域,

樵苏严禁犯者笞。

寂历11深山明月夜,

彷彿灵风搴云旗。

前倡后续引勿替,

作歌用告良有司12。

和答元明黔南赠别赏析和答元明黔南赠别赏析

注释:

1、宋名立:清道光《直隶汝州全志·职官表·州守》:“宋名立,字令闻。山东兰山(人)。贡生。乾隆五年任。续修‘汝志’。”2、汝阳瓮盎:汝阳,汝水之阳。本文特指古汝州。瓮盎,本指肚大而圆的两种陶器。本文中特指旧时汝州以近地区流行的一种瘿疾。瘿疾,瘿脖子病,学名地甲病,俗称瘿脖子病,大脖子病。瘿脖子病,本是一种肿瘤,赘长于人的颔下,其状若翁罐,又如树木结疖之瘿疙瘩。瘿脖子病在汝州,历史悠久,影响深远,曾惹北宋文学大家王安石、欧阳修、王素等诗文讨论。欧阳修《汝瘿歌答仲仪》诗,曰“君嗟汝瘿多,谁谓汝土恶······妪妇悬瓮盎,娇婴包卵鷇。”又关于中国瘿脖子病的早期记载,见诸于《庄子》,其《内篇·德充符》有曰:“闉跂支离无脤说卫灵公,灵公说之;而视全人,其脰肩肩。瓮盎大瘿说齐桓公,桓公说之;而视全人,其脰肩肩。”此病流行时间长,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尚可在汝州乡村街头见之。 3、一抔戢身:一抔,“一抔土”“一抔黄土”的省语。抔,本义为用手捧东西。但用为量词时,则指成堆的土沙。本文借指苏轼等人的坟茔。《史记·张释之列传》:“假令愚民取长陵一抔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 明吾邱瑞《运甓记·蒋山致奠》词:“痛伤情,一抔黄土,高冢卧麒麟。”戢身,敛迹;藏身。唐沈既济《任氏传》:“崟周视室内,见红裳出于户下,迫而察焉,见任氏戢身匿於扇间。” 明王世贞《伤卢柟》诗:“呜呼卢生晚,竟无戢身地。”4、当时四海一子由:言天下惟子由一知己、一君子、一亲人也。子由,指苏辙,字子由。苏轼,字子瞻。苏轼《送李公择》诗:“嗟予寡兄弟,四海一子由。故人虽云多,出处不我谋。弓车无停招,逝去势莫留。仅存今几人,各在天一陬。有如长庚月,到晓烂不收。宜我与夫子,相好手足侔。比年两见之,宾主更献酬。乐哉十日饮,衎衎和不流。论事到深夜,僵仆铃与驺。颇尝见使君,有客如此不。欲别不忍言,惨惨集百忧。念我野夫兄,知名三十秋。已得其为人,不待风马牛。他年林下见,倾盖如白头。” 李公择,字元中,北宋元祐间(1086—1093),与李公麟、李公寅同时举进士,时称“龙眠三李”。 5、佳城:喻指墓地。《西京杂记》卷四:“滕公驾至东都门,马鸣局不肯前,以足刨地久之。 滕公使士卒掘马所刨地,入三尺所,得石椁。滕公以烛照之,有铭焉……曰:‘佳城郁郁,三千年,见白日。吁嗟滕公 居此室!’ 滕公曰:‘嗟乎天也,吾死其即安此乎!’死遂葬焉。”《文选·沉约<冬节后至丞相第诣世子车中作>诗》:“谁当九原上,郁郁望佳城。” 李周翰注:“佳城,墓之茔域也。” 唐李邕《云麾将军李府君神道碑》:“桐柏烈烈,碑阙崇崇。盛业何许?佳城此中。” 明徐霖《绣襦记·慈母感念》:“叹老景谁奉肥甘,葬佳城谁举灵輀?” 清蒲松龄《聊斋志异·姊妹易嫁》:“汝家墓地,本是毛公佳城,何得久假此!”陈去病 《自兖州过曲阜谒圣庙孔林》诗之四:“下逮古来今,佳城益巃嵸。”6、脊令:亦作“脊鴒 ”。 即鹡鸰。水鸟名。《诗·小雅·常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难。” 毛传:“脊令,雝渠也,飞则鸣,行则摇,不能自舍耳。” 郑玄笺:“雝渠,三鸟,而今在原,失其常处,则飞则鸣,求其类,天性也,犹兄弟之於急难。”后因以喻兄弟友爱,急难相顾。 宋黄庭坚 《和答元明黔南赠别》:“急雪脊令相并影,惊风鸿鴈不成行。” 清卓尔堪 《题脊令图》诗:“脊令飞鸣声不息,先急后悲何悽惻。”清王毓岱《乙卯自述一百四十韵》:“班睽行雁列,原益脊鴒咨。”晋葛洪《抱朴子·守塉》:“鵾鹏戾赤霄以高翔,鶺鴒傲蓬林以鼓翼。” 晋袁宏《三国名臣序赞》:“岂无鶺鴒,固慎名器。” 唐韩愈 《答张彻》诗:“冏冏抱明璉,飞飞联鶺鴒。” 宋叶适 《送巩仲同》诗:“天催鶺鴒玉楼去,漱流不并龙洲旁。”清和邦额《夜谭随录·阿稚》:“不为雁序而作鶺鴒,明知弟幼弱,不加防护,任其独行,不饱豺虎,必遭颠坠。”7、斜川苗裔散何往,广庆寺毁僧安栖:斜川,此处代指苏轼之第三子苏过。苏过(1072-1123),北宋文学家。字叔党,号斜川居士,时称为小坡。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曾应礼部试,未第。绍圣元年(1094),轼谪惠州,四年,复谪儋州,皆随行。元符三年(1100),随父北归。轼卒后,依叔父苏辙居颍昌(今河南许昌),营湖阴地数亩,名为小斜川。徽宗政和二年(1112),监太原税。五年,知郾城。宣和五年,通判定州,卒。苏过逝后葬于河南郏县。著有《斜川集》20卷等传世。关于斜川名号的由来,苏过在其《小斜川》诗引中说的明白(见中华书局1985年北京新一版),其曰:“予近卜筑城西鸭陂之南,依层城,绕流水,结茅而居之,名曰‘小斜川’。偶读渊明诗:辛丑岁正月五日,与二三邻曲,同游斜川,各赋诗。渊明诗云:‘开岁倏五十。’今岁时在辛丑,而予年亦五十,盖渊明与予同生于壬子岁也。畸穷既略相似,而晚景所得又同,所乏者高世之名耳。感叹兹事,取其诗和之,以遗行甫、信中、巽夫三友,请同赋,庶几彷彿当时之游,而掩彼二三邻曲之无闻也。当以榜子堂上。” 苗裔,指苏过的后代。散何往,不知散居于何处。广庆寺,指郏县三苏园内的寺院。广庆寺毁僧安栖,广庆寺遭人毁坏,僧人无处安栖。8、延陵伯仲敦乡里:延陵,古邑名。故址在今江苏常州一带。此句言春秋时吴国国王寿梦之子诸樊、季札让国的事。《史记·吴太伯世家》载:“王寿梦二十五年,卒。寿梦有子四人,长曰诸樊,次曰馀祭,次曰馀眜,次曰季札。季札贤,而寿梦欲立之,季札让不可,於是乃立长子诸樊,摄行事当国。王诸樊元年,诸樊已除丧,让位季札。季札谢曰:‘曹宣公之卒也,诸侯与曹人不义曹君,将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节矣。君义嗣,谁敢干君!有国,非吾节也。札虽不材,愿附於子臧之义。’吴人固立季札,季札弃其室而耕,乃舍之。十三年,王诸樊卒。有命授弟馀祭,欲传以次,必致国於季札而止,以称先王寿梦之意,且嘉季札之义,兄弟皆欲致国,令以渐至焉。季札封於延陵,故号曰延陵季子。”9、张君:指时任知县张笃行。10、笾豆静嘉:笾豆,笾和豆。古代食器,竹制为笾,木制为豆。古代祭祀时盛祭品的两种器具。静嘉,洁净美好。《诗·大雅·既醉》:“其告维何,笾豆静嘉。” 郑玄笺:“笾豆之物,絜清而美,政平气和所致故也。”朱熹集传:“静嘉,清洁而美也。”汉张衡 《东京赋》:“涤濯静嘉,礼仪孔明。”11、寂历:凋零疏落,寂静、冷清。《文选.江淹<王征君微>诗》:“寂历百草晦,欻吸鹍鸡悲。”李善注:“寂历,雕疏貌。” 南朝梁江淹《灯赋》:“冬膏既凝,冬箭未度,悁连冬心,寂历冬暮。”唐孟郊《过彭泽》诗:“扬帆过彭泽 ,舟人讶嘆息。不见种柳人,霜风空寂历。”金边元鼎《晚行》诗:“隔浦行闻晚寺鐘,断坡寂历对寒松。”清钱谦益 《梅圃谿堂》诗:“梅花村落傍渔庄,寂历繁英占草堂。”12、前倡后续引勿替,作歌用告良有司:前倡,前人的倡导。后续,后人的承续。引,导引,引用,援引,作为榜样、标准。勿替,不使更改、衰废,无人承继。作歌,此处指这篇诗文。用告,用以告诉、告诫。良有司,贤良的有司。有司,指官吏。 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故称。本文特指后任知县。

郑志坤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郑志坤2022-01-11发表,共计3191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