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 子夜冬歌古诗翻译

64次阅读
没有评论

走过人生旅途,时光如水照缁衣,匆匆太匆匆,又见几度夕阳红,能够挥手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几个。把那些难过的往事放在心上,任凭岁月琢磨成珍珠,在暗夜里绽放光芒,越耀眼越痛苦愈加悲伤。你是心上的一颗红痣,也是梦里的一道白月光。风过掠影,往事越千年,没有人再来高歌一曲《大风》,只有一支《子夜》悄悄吟唱在耳边,长久回响。

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

薛曜生平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风沙里,能够知道的,也如影子浮现在“初唐四杰”之一王勃的诗歌里。王勃有两首诗是送与薛曜的,分别是《别薛华》和《重别薛华》。薛华就是薛曜,薛曜字升华。薛王两家是累世通家之好,薛曜的祖父薛收是王勃祖父王通的门生,又与王勃叔祖父王绩交好,而薛曜的父亲薛元超提携过王勃。有如此关系在里面,王勃写两首诗就很自然的事。

或许由于两人私交好的关系,王勃写给薛曜的诗句就更加真情流露:“送送多穷路,遑遑独问津。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无论去与住,俱是梦中人”(《别薛华》)。这种“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的痛楚情感,与另外一首送杜少府之时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豁达情怀,风格完全迥异,好似出自两个人之手。

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

薛曜阅读这样的诗作,情绪上难免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产生一种人生莫名、譬如朝露的感怀。

《子夜冬歌》

[唐]薛曜

朔风扣群木,严霜雕百草。

借问月中人,安得长不老?

《子夜冬歌》是《子夜四时歌》之一,《子夜歌》属于乐府曲名,乐府本是汉武帝设立的音乐机构,专门用来制定乐谱和采集歌词,后来“乐府”成为一种带有音乐性的诗体名称。《子夜歌》以五言为形式,多以爱情为题材,后来延伸出多种变曲。其中,比较出名的有诗仙李白所作《子夜吴歌》四首。《唐书·乐志》说:“《子夜歌》者,晋曲也。晋有女子名子夜,造此声,声过哀苦。”因起于吴地,所以又名《子夜吴歌》。

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

诗人有所感怀,便自然而然地抒发出来。所以,在开端两句,便紧紧地抓住诗的题目,来详细地描写冬季里有关景象。“朔风扣群木,严霜雕百草”,寒冷的北风刮过,肆意凛冽压迫着大地上的树木,而肃杀的白霜,残忍剪除凋谢着世间各种花草。“朔风”和“严霜”,都是冬季里才会出现的自然景观。前句一个“扣”字,尽显寒风之劲爆;后句一个“雕”字,突出寒霜之酷绝,把冬天严厉的气候给描绘得十分真切。这种真实感觉,不仅仅是来自于自然,更是发自于诗人的内心。正是这种逼真感,才让后面的感受显得愈发切实而不虚妄。

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

在某个时期或者某个阶段,我们的内心就会变得分外脆弱,季节的变迁也是其中的因素之一。身处煞气充斥的冬季,入目一片万物凋零景象,想来情绪必然是低落的。处于此时此地,敏感的诗人就会浮想联翩,疑问不断,“借问月中人,安得长不老?”他虽然是客气的“借问”,实际上却是一种追问:尊贵的月中人,请问如何获得永恒不死的长生秘诀,才能不像这些自然中的事物一样凋残故去?传说月亮里有仙子名嫦娥,曾服长生药而飞天,所以才有这样一问。

事实上,诗人在此之问,不仅是假借对月中人的一个请教,更是对生命的追问。这种对生命无端的问题,应该是我们所有个体生命都在思考的不解之谜语。虽然没有答案,也必然会求索不已。因为对生命不停歇地探索,本就是人类活着的意义所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离骚》),古往今来,多少哲人问天问地,都无法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仍矢志不渝地顽强探索着生命的真谛。

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子夜冬歌古诗翻译唐崔国辅

这首《子夜冬歌》明面上是描写自然界里的景象,实际上却是截取人生旅途上的一段时光,把这段时光里所生发出来的一段情感和心绪,借用对自然景象的描摹来清晰显露。通过细腻地刻画以及充满紧张地追问,我们可以得知诗人此时内心里的不安和惶恐,而这种恐慌来自于对生命无常的可怕联想。生命那么短暂,而我们还有那么多人或事,一直藏在心底牵挂着,无法释怀和放手。如何才能在有限的时光里,去获得最大的利益呢?或许,好好地对待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热爱生活,思考人生,未尝不是一种特殊的方法。至于有效或无效,关键还要看自家如何处理。人生短暂,不留遗憾,爱比恨好,珍惜比浪费好。

冯智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冯智2022-01-05发表,共计1642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