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原文及翻译及注释 大学原文和翻译

9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原文.第一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滤也),虑而后能得。

物有本末,事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註释》

①大学之:大~上者、王者也(老子说“道大,天大,地大,王也大);学(學斈㙾㰒㶅敩斅嶨峃觷壆雤澩泶鷽燢/乴㿱踅鞾/血䒸桖䘏䦗侐䘏)~封掩,遮盖自我也;之~自我也;道~养护治理也;为上为王者封堵自我治理天下养护百姓。——亦“王天下”也。

②在明明德:即“明民得”;明~确定;明德~民众的利益;在确定民众的利益。

③在親民:親~环绕;在环绕于民众。

④在止于至善:止~封堵自我也;于~从而;至~达到;善~附和;在封堵自我从而达达到附和。

⑤知止:即“之止”~为上为王者达到封堵自我;

⑥而后有定:有~守住;定~维护;而后百姓才能守住维护。

⑦定而后能静:静~不乱;维护了百姓,而后天下才能不乱。

⑧静而后能安:安~隐逸;天下不乱,而后为王为上者才能隐逸;

⑨安而后能虑:虑即滤~洗滤也;为王为上者隐逸了,而后才能洗滤杂念。

⑩虑而后能得:得~王天下也;洗滤了杂念,而后才能王天下。

⑪物有本末:物即務~服务天下;有~守住;本末~本质与肤表;服务于民众要守住本质与肤表。

⑫事有终始:事~作为;终始~结果与初衷;作为于天下要守住结果与初衷。

⑬知所先后:知~治理(服务与作为);所~守住;服务民众作为天下,守住了先后,或者说“因果”。

⑭则近道矣:近即进~入也;也就进入天道了。

【译文】

为上为王者,封堵自我而治理天下养护百姓——亦即“王天下”,首先,在于确定民众的利益。其次,在于环绕于民众。又其次,在于封堵自我从而达到附和于百姓。

为上为王者,达到封堵自我而后才能守住维护。守住了维护而后才能不乱。守住了不乱,而后才能隐逸;守住了隐逸,而后才能洗滤杂念。守住了洗滤杂念,而后才能王天下。

服务于民众要守住本质与肤表。作为于天下要守住结果与初衷。服务民众作为天下守住了先后——或者说“因果”,也就进入天道了。

《原文第二节》

古之欲明明德王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格物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知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註释》

①欲明明德:欲~有心;明明德~确定民众的利益为第一。

②王天下:王~覆掩;覆掩天下。

③治其国:治即执——执掌;执掌民众的国家。

④齐其家:齐~保卫;保卫民众的家。

⑤修其身:修~束缚;身~有为;束缚自我的作为。

⑥正其心:正~归位;归位了民众的心。

⑦诚其意:诚~圆满;圆满了民众的意愿。

⑧致其知:致~给于;知即置~安置。给民众以安置。

⑨致知在格物:致置即致置~给于安置;格~阻隔,隔断;物即忤——忤逆;给民众安置在于隔断忤逆民众。

⑩物格:忤逆被阻隔了。

⑪知至:即“知止”~封闭自我。

⑫意诚:意愿圆满。

⑬心正:民心归位。

⑭身修:将有为封堵。

⑮家齐:家被保卫。

⑯国治:治~执;国被执掌。

⑰天下平:平~恢复原样;天下就守住原样了。

⑱自天子以至于庶人:自~原也;原于天子所治理于庶民。

⑲壹是:一样的是。

⑳皆以修身为本:都以封堵自我的作为为治理之本。

㉑其本乱:本即修身~终止自我的有为。

㉒而末治者否矣:末即表面形式;否~封堵;而表面形式上的治理,则必遭封堵。

㉓其所厚者薄:厚即本也;薄即末也;民为应该厚w却薄了。

㉔而其所薄者厚:治理应该薄的却厚了。

㉕未之有也:有~守住;天下是没有谁屁能够守住的。

【译文】

古时候,有心确定民众利益为第一而覆掩天下的人,首先要执掌这个国家。

有心执掌这个国家的人,首先要保卫民众的家。

有心保卫民众的家的人,首先要束缚自我的作为。

有心束缚自我作为的人,首先要归位了民众的心。

有心归位民众內心的人,首先要圆满了民众的意愿。

有心圆满民众意愿的人,首先要给民众以安置。

给民众以安置,在于隔断对民众的忤逆。

对百姓的忤逆被阻隔了,而后就能封闭自我了。

君王封闭了自我,而后就能使民众的意愿圆满了。

民众意愿圆满了,而后民众的内心就归位了。

民众内心归位了,而后君王的有为就封堵了。

君王的有为封堵了,而后民众的家就被保卫了。

民众的家被保卫了,而后国家就被执掌了。

国家权力被执掌了,而后天下就守住原样了。

原于天子所用于治理庶民的,一样的都应该以封堵自我的作为,而为治理之本。

只要是“终止自我的有为”这个“本”而做不到也守不住,而表面、形式上的治理,则必遭阻塞。

厚即本,而薄即末也。如果要王天下,或者天下平,若该厚的“本”反而“薄”,而该薄的“末”反而“厚”,天下是没有谁能够做到的。

故,“大学之道”四字,即“王天下”,或“使天下平”也。而不是什么“大人之学”!亦非什么“大学的道理”!“明明德”者,亦不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将与生俱来的光明之德而发扬光大”……云云!

《康诰》曰“克明德”。

——乃是说:“为王者要守护住民众的利益”呀!

《大甲》曰“顾諟天之明命”。

——及是说:“为王者要照顾的应该是~上天赋于民众的性命”。

《帝典》曰“克明俊德”。

——乃是说:“守护民众,围拢其得”。

“皆自明”者,乃说:“三本书上所说,都原于“民众”……以民为本”也(自:原也,本也)。

“親民”,围绕于民众也。此被宋朱熹篡改为“新民”。他为什么要这样改呢?原自于他认为“当了官执了权的人……便完美了,便高尚了,便无清亮了……”,而仍然居于“底层的民众,却仍旧是愚蠢的,蒙昧的,污浊的,卑劣的,腐臭的……”,故,需要“上层人”去清洗去污开化……故,他便将“親民”,给改成了“新民”。更可气的是,自朱熹而至于今日,还有太多太多的人,认为朱熹是大智慧大圣大真理!

《汤.盘铭》曰“苟日親,日日親,又日親”。乃说:“治者王天下及天下平,就要隐身(苟)在太阳光里親民众,且永远都这样。”

……同样的是:此语被后人给改成“苟日新日日新,又日祈”……似乎老百姓为他们种田养牛养鸡而整天弄得一身灰尘,一身鸡半圈的味道……倒成了罪恶。而只有“朱熹及其主子们”一身绫罗绸缎,喷满香水,油光满面……才是“真”!

《康诰》曰“作親民”。乃说:“王天下,就是親民”。……被朱熹改为了“作新民”!

《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親”。乃说:“大周国虽原自于大商,但大周的使命仍然为親民”。旧~原本也。此亦被有些人猖狂无知的篡改为“……维新”!

“是故:君子无所用其极”;乃是说:“正是親民这个本,为王为君者要王天下,是没有任何理由而不借用让自我封闭这条路径的!”(極:密封之器)

陶立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陶立2022-01-10发表,共计2715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