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 子路见孔子文言文译文

98次阅读
没有评论

《孔子家语》又名《孔氏家语》,或简称《家语》,是一部记录孔子及孔门弟子思想言行的著作。近代简帛文献的出土证明,其文献价值越来越为学术界所重视。宋儒重视心性之学,重视《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但与这”四书”相比,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内容上,《孔子家语》都要高出很多。由《家语》的成书特征所决定,该书对于全面研究和准确把握早期儒学更有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该书完全可以当得上”儒学第一书”的地位。

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

颜回

【原文】

魯定公問于顏回曰:“子亦聞東野畢之善御乎?”

對曰:“善則善矣,雖然,其馬將必佚.”

定公色不悦,謂左右曰:“君子固有劝人也.”

顏回退後三日,牧來訴之曰:“東野畢之馬佚,兩驂曳兩服入于廄.”公聞之,越席而起,促駕召顏回.

回至,公曰:“前日寡人問吾子以東野畢之御,而子曰善則善矣,其馬將佚,不識吾子奚以知之?”

顏回對曰:“以政知之.昔者帝舜巧於使民,造父巧於使馬,舜不窮其民力,造父不窮其馬力,是以舜無佚民,造父無佚馬.今東野畢之御也,升馬執轡,御體正矣,步驟馳驭,朝禮畢矣,歷險致遠,馬力盡矣,然而猶乃求馬不已,臣以此知之.”

公曰:“善!誠若吾子之言也,吾子之言,其義大矣,願少進乎.”

颜回曰:“臣聞之鳥窮則啄,獸窮則攫,人窮則詐,馬窮則佚,自古及今,未有穷其下而能無危者也.”公悅,遂以告孔子.

孔子對曰:“夫其所以為顏回者,此之類也,豈足多哉.”

孔子在衛,昧旦晨興,顏回侍側,聞哭者之聲甚哀.子曰:“回,汝知此何所哭乎?”

對曰:“回以此哭聲非但為死者而已,又有生離別者也.”

子曰:“何以知之?”

對曰:“回聞桓山之鳥,生四子焉,羽翼既成,將分于四海,其母悲鳴而送之,哀聲有似於此,謂其蕙而不返也,回竊以音類知之.”

孔子使人問哭者,果曰:“父死家貧,賣子以葬,與之長決.”

子曰:“回也,善於識音矣.”

颜回問於孔子曰:“成人之行,若何?”

子曰:“達于情性之理,通於物類之變,知幽明之故,睹游氣之原,若此可謂成人矣.既能成人,而又加之以仁義禮樂,成人之行也,若乃窮神知禮,德之盛也.”

颜回問於孔子曰:“臧文仲武仲孰賢?”

孔子曰:“武仲贤哉.”

颜回曰:“武仲世稱聖人而身不免於罪,是智不足稱也;好言兵討,而挫銳於邾,是智不足名也.夫文仲其身雖歿,而言不赅,惡有未賢?”

孔子曰:“身歿言立,所以為文仲也.然猶有不仁者三,不智者三,是則不及武仲也.”

回曰:“可得聞乎?”

孔子曰:“下展禽,置六關,妾織蒲,三不仁;設虛器,縱逆祀,祠海鳥,三不智.武仲在齊,齊將有禍,不受其田,以避其難,是智之難也.夫臧文仲之智而不容於魯,抑有由焉,作而不順,施而不恕也夫.夏書曰:‘念茲在茲,順事恕施.’”

颜回問於君子.孔子曰:“愛近仁,度近智,為己不重,為人不輕,君子也夫.“

回曰:”敢問其次.”

子曰:“弗學而行,弗思而得,小子勉之.”

仲孫何忌問于颜回曰:“仁者一言而必有益於仁智,可得聞乎?”

回曰:“一言而有益於智,莫如預;一言而有益于仁,莫如恕.夫知其所不可由,斯知所由矣.”

顏回問小人.孔子曰:“毀人之善以為辯,狡訐懷詐以為智,幸人之有過,恥學而羞不能,小人也.”

颜回問子路曰:“力猛於德而得其死者,鮮矣,俾慎諸焉.”

孔子謂顏回曰:“人莫不知此道之美,而莫之御也,莫之為也,何居為聞者,盍日思也夫.”

颜回問於孔子曰:“小人之言有同乎?君子者不可不察也.”

孔子曰:“君子以行言,小人以舌言,故君子為義之上相疾也,退而相愛;小人於為亂之上相愛也,退而相惡.”

顏回問朋友之際,如何.孔子曰:“君子之於朋友也,心必有非焉而弗能謂,吾不知其仁人也,不忘久德,不思久怨,仁矣夫.”

叔孫武叔見未仕於颜回,回曰:“賓之,武叔多稱人之過,而己評論之.”

颜回曰:“古子之來辱也,宜有得於回焉,吾聞知諸孔子曰:“言人之惡,非所以美己;言人之枉,非所以正己.”故君子攻其惡,無攻人惡.”

顏回謂子貢曰:“吾聞諸夫子身不用禮,而望禮於人,身不用德,而望德於人,亂也.夫子之言,不可不思也.”

【译文】

鲁定公问颜回:“你也听说过东野毕善于驾车的事吗?”颜回回答说:“他确实善于驾车,尽管如此,他的马必定会散失。”鲁定公听了很不高兴,对身边的人说:“君子中竟然也有骗人的人。”

颜回退下。过了三天,养马的人来告诉说:“东野毕的马散失了,两匹骖马拖着两匹服马进了马棚。”鲁定公听了,越过席站起来,立刻让人驾车去接颜回。颜回来了,鲁定公说:“前天我问你东野毕驾车的事,而你说:‘他确实善于驾车,但他的马一定会走失。’我不明白您是怎样知道的?”

颜回说:“我是根据政治情况知道的。从前舜帝善于役使百姓,造父善于驾御马。舜帝不用尽民力,造父不用尽马力,因此舜帝时代没有流民,造父没有走失的马。现在东野毕驾车,让马驾上车拉紧缰绳,上好马嚼子;时而慢跑时而快跑,步法已经调理完成;经历险峻之地和长途奔跑,马的力气已经耗尽,然而还让马不停地奔跑。我因此知道马会走失。”

鲁定公说:“说得好!的确如你说的那样。你的这些话,意义很大啊!希望能进一步地讲一讲。”颜回说:“我听说,鸟急了会啄人,兽急了会抓人,人走投无路则会诈骗,马筋疲力尽则会逃走。从古至今,没有使手下人陷入困穷而他自己没有危险的。”

鲁哀公听了很高兴,于是把此事告诉了孔子。孔子对他说:“他所以是颜回,就因为常有这一类的表现,不足以过分地称赞啊!”

【评析】

这篇是记载颜回言行的。“鲁定公问”章,颜回以御马比喻治理国家,御马“不穷其马力”,同样,治民“不穷其民力”,否则就会出现危险。

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

子路初见

【原文】

子路見孔子,子曰:“汝何好樂?”

對曰:“好長劍.”

孔子曰:“吾非此之問也,徒謂以子之所能,而加之以學問,豈可及乎.”

子路曰:“學豈益哉也?”

孔子曰:“夫人君而無諫臣則失正,士而無教友則失聽.御狂馬不釋策,操弓不反弓.木受繩則直,人受諫則聖,受學重問,孰不順哉.毀人惡仕,必近於刑.君子不可不學.”

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柔自直,斬而用之,達于犀革.以此言之,何學之有?”

孔子曰:“括而羽之,鏃而礪之,其入之不亦深乎.”

子路再拜曰:“敬而受教.”

子路將行,辭於孔子.子曰:“赠汝以車乎?赠汝以言乎?”

子路曰:“請以言.”

孔子曰:“不強不達,不勞無功,不忠無親,不信無復,不恭失禮,慎此五者而矣.”

子路曰:“由請終身奉之.敢問親交取親若何?言寡可行若何?長為善士而無犯若何?”

孔子曰:“汝所問苞在五者中矣.親交取親,其忠也;言寡可行,其信乎;長為善士,而無犯於禮也.”

孔子為魯司寇,見季康子,康子不悅.孔子又見之.宰予進曰:“昔予也常聞諸夫子曰,王公不我聘則弗動,今夫子之於司寇也日少,而屈節數矣,不可以已乎?”

孔子曰:“然,魯國以眾相陵,以兵相暴之日久矣,而有司不治,則將亂也,其聘我者,孰大於是哉.”

魯人聞之曰:“聖人將治,何不先自遠刑罰,自此之後,國無爭者.”

孔子謂宰予曰:“違山十里,蟪蛄之聲,猶在於耳,故政事莫如應之.”

孔子兄子有孔子者,與宓子賤偕仕.孔子徃過孔篾,而問之曰:“自汝之仕,何得何亡?”

對曰:「未有所得,而所亡者三,王事若龍,學焉得習,是學不得明也;俸祿少饘粥,不及親戚,是以骨肉益疏也;公事多急,不得弔死問疾,是朋友之道闕也.其所亡者三,即謂此也.」

孔子不悅,徃過子賤,問如孔篾.對曰:“自來仕者無所亡,其有所得者三,始誦之,今得而行之,是學益明也;俸祿所供,被及親戚,是骨肉益親也;雖有公事,而兼以弔死問疾,是朋友篤也.”

孔子喟然,謂子賤曰:“君子哉若人.鲁無君子者,則子賤焉取此.”

孔子侍坐於哀公,賜之桃與黍焉.哀公曰:“請食.”

孔子先食黍而後食桃,左右皆掩口而笑.公曰:“黍者所以雪桃,非為食之也.”

孔子對曰:“丘知之矣,然夫黍者,五穀之長,郊禮宗廟以為上盛,屬有六而桃為下,祭祀不用,不登郊廟,丘聞之君子以賤雪貴,不聞以貴雪贱,今以五穀之長,雪之下者,是從上雪下,臣以為妨於教,害於義,故不敢.”

公曰:“善哉.”

子貢曰:“陳靈公宣婬於朝,泄治正諫而殺之,是與比干諫而死同,可謂仁乎?”

子曰:“比干於朕,親則諸父,官則少師,忠報之心在於宗廟而已,固必以死爭之,冀身死之後,紂將悔寤其本志,情在於仁者也;泄治之於靈公,位在大夫,無骨肉之親,懷寵不去,仕於亂朝,以區區之一身,欲正一國之婬昏,死而無益,可謂捐矣.詩云:“民之多辟,無自立辟.”其泄治之謂乎.”

孔子相魯,齊人患其將霸,欲敗其政,乃選好女子八十人,衣以文飾而舞容璣,及文馬四十駟,以遺魯君,陳女樂,列文馬于魯城南高門外,季桓子微服徃觀之再三,將受焉,告魯君為周道遊觀,觀之終日,怠於政事.

子路言於孔子曰:“夫子可以行矣.”

孔子曰:“魯今且郊,若致膰於大夫,是則未废其常,吾猶可以止也.”桓子既受女樂,君臣婬荒,三日不聽國政,郊又不致糟俎,孔子随行.

宿於郭,屯師以送曰:“夫子非罪也.”

孔子曰:“吾歌可乎?歌曰:“彼婦人之口,可以出走,彼婦人之請,可以死敗.优哉游哉,聊以卒歲.””

澹台子羽有君子之容,而行不勝其貌,宰我有文雅之辭,而智不充其辯.孔子曰:“里語云:“相馬以輿,相士以居,弗可廢矣.”以容取人,則失之子羽;以辭取人,則失之宰予.”

孔子曰:“君子以其所不能畏人,小人以其所不能不信人.故君子長人之才,小人抑人而取勝焉.”

孔子問行己之道.子曰:“知而弗為,莫如勿知;親而弗信,莫如勿親.樂之方至,樂而勿驕;患之将至,思而勿忧.”

孔子曰:“行己乎?”

子曰:“攻其所不能,補其所不備.毋以其所不能疑人,毋以其所能驕人.終日言,無遺己之忧,終日行,不遺己患,唯智者有之.”

【译文】

子路初次拜见孔子,孔子说:“你有什么爱好?”子路回答说:“我喜欢长剑。”孔子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以你的能力,再加上努力学习,谁能赶得上你呢!”子路说:“学习真的有用吗?”

孔子说:“国君如果没有敢谏的臣子就会失去正道,读书人没有敢指正问题的朋友就听不到善意的批评。驾驭正在狂奔的马不能放下马鞭,已经拉开的弓不能用弓来匡正。木料用墨绳来矫正就能笔直,人接受劝谏就能成为圣人。接受知识,重视学问,谁能不顺利成功呢?诋毁仁义厌恶读书人,必定会触犯刑律。所以君子不可不学习。”

子路说:“南山有竹子,不矫正自然就是直的,砍下来用作箭杆,可以射穿犀牛皮。以此说来,哪用学习呢?”孔子说:“做好箭栝还要装上羽毛,做好箭头还要打磨锋利,这样射出的箭不是射得更深吗?”子路再次拜谢说:“恭敬地接受您的教诲。”

子路将要出行,向孔子辞行。孔子说:“我送给你车呢,还是送给你一些忠告呢?”子路说:“请给我些忠告吧。”

孔子说:“不持续努力就达不到目的,不劳动就没有收获,不忠诚就没有亲人,不讲信用别人就不再信任你,不恭敬就会失礼。谨慎地处理好这五个方面就可以了。”

子路说:“我将终生记在心头。请问取得新结交的人的信任需要怎么做?说话少而事情又能行得通需要怎么做?一直都是善人而不受别人侵犯需要怎么做?”

孔子说:“你所问的问题都包括在我讲的五个方面了。要取得新结识的人的信任,那就是诚实;说话少事情又行得通,那就是讲信用;一向为善而不受别人侵犯,那就是遵行礼仪。”

【评析】

这一篇也是由多章组成。“子路初见孔子”章,批评学习无益的观点,强调学习的重要性。“子路将行”章,孔子教导子路要做到强、劳、忠、信、恭五点,基本是道德说教。

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

在厄

【原文】

楚昭王聘孔子,孔子徃拜禮焉,路出于陳蔡.陳蔡大夫相與謀曰:“孔子聖賢,其所刺譏皆中諸侯之病,若用於楚,則陳蔡危矣.”

遂使徒兵距孔子.孔子不得行,絕糧七日,外無所通,藜羹不充,從者皆病.孔子愈慷慨,講絃歌不衰,乃召子路而問焉,曰:“詩云:“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乎,奚為至於此?”

子路慍,作色而對曰:“君子無所困,意者夫子未仁與,人之弗吾信也;意者夫子未智與,人之弗吾行也.且由也,昔者聞諸夫子,為善者天報之以福,為不善者天報之以禍,今夫子積德懷義,行之久矣,奚居之窮也.”

子曰:“由未之識也,吾語汝,汝以仁者為必信也,則伯夷叔齐,不餓死首陽;汝以智者為必用也,則王子比干,不見剖心;汝以忠者為必報也,則關龍逢不見刑;汝以諫者為必聽也,則伍子胥不見殺.夫遇不遇者,時也,贤不肖者,才也.君子博學深謀而不遇時者,眾矣,何獨丘哉.且芝蘭生於深林,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謂窮困而改節.為之者人也,生死者,命也.是以晉重耳之有霸心,生於曹衛,越王勾践之有霸心,生於會稽.故居下而無憂者,則思不遠,處身而常逸者,則志不廣,庸知其終始乎?”

子路出,召子貢,告如子路.子貢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多少贬焉?”

子曰:“賜,良農能稼,不必能穡,良工能巧,不能為順,君子能修其道,綱而紀之,不必其能容.今不修其道,而求其容,賜,爾志不廣矣,思不遠矣.”

子貢出,顏回入,問亦如之.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天下莫能容,雖然,夫子推而行之,世不我用,有國者之醜也,夫子何病焉?不容,然後見君子.”

孔子欣然歎曰:“有是哉,颜氏之子,吾亦使爾多財,吾為爾宰.”

子路問於孔子曰:“君子亦有憂乎?”

子曰:“無也.君子之修行也,其未得之,則樂其意,既得之,又樂其治,是以有終身之樂,無一日之憂.小人則不然,其未得也,患弗得之,既得之,又恐失之,是以有終身之忧,無一日之樂也.”

曾子弊衣而耕於鲁,鲁君聞之而致邑焉,曾子固辭不受.或曰:“非子之求,君自致之,奚固辭也?”

曾子曰:“吾聞受人施者常畏人,與人者常驕人,縱君有賜,不我驕也,吾岂能勿畏乎?”

孔子聞之曰:“參之言足以全其節也.”

孔子厄於陳蔡,從者七日不食.子貢以所戮貨,窃犯圍而出,告糴於野人,得米一石焉,顏回仲由炊之於壤屋之下,有埃墨墮飯中,顏回取而食之,子貢自井望見之,不悅,以為窃食也.入問孔子曰:“仁人廉士,穷改節乎?”

孔子曰:“改節即何稱於仁義哉?”

子貢曰:“若回也,其不改節乎?”

子曰:“然.”

子貢以所飯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為仁久矣,雖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將問之.”

召颜回曰:“疇昔予夢見先人,豈或啟祐我哉?子炊而進飯,吾將進焉.”

對曰:“向有埃墨墮飯中,欲置之則不潔,欲棄之則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

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

颜回出,孔子顧謂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

【译文】

楚昭王聘请孔子到楚国去,孔子去拜谢楚昭王,途中经过陈国和蔡国。陈国、蔡国的大夫一起谋划说:“孔子是位圣贤,他所讥讽批评的都切中诸侯的问题,如果被楚国聘用,那我们陈国、蔡国就危险了。”于是派兵阻拦孔子。

孔子不能前行,断粮七天,也无法和外边取得联系,连粗劣的食物也吃不上,跟随他的人都病倒了。这时孔子更加慷慨激昂地讲授学问,用琴瑟伴奏不停地唱歌。还找来子路问道:“《诗经》说:‘不是野牛不是虎,却都来到荒野上。’我知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啊?”

子路一脸怨气,不高兴地回答说:“君子是不会被什么东西困扰的。想来老师的仁德还不够吧,人们还不信任我们;想来老师的智慧还不够吧,人们不愿推行我们的主张。而且我从前就听老师讲过:‘做善事的人上天会降福于他,做坏事的人上天会降祸于他。’如今老师您积累德行心怀仁义,推行您的主张已经很长时间了,怎么处境如此困穷呢?”

孔子说:“由啊,你还不懂得啊!我来告诉你。你以为仁德的人就一定被人相信?那么伯夷、叔齐就不会被饿死在首陽山上;你以为有智慧的人一定会被任用?那么王子比干就不会被剖心;你以为忠心的人必定会有好报?那么关龙逢就不会被杀;你以为忠言劝谏一定会被采纳?那么伍子胥就不会被迫自杀。遇不遇到贤明的君主,是时运的事;贤还是不贤,是才能的事。君子学识渊博深谋远虑而时运不济的人多了,何止是我呢!况且芝兰生长在深林之中,不因为无人欣赏而不芳香;君子修养身心培养道德,不因为穷困而改变节操。如何做在于自身,是生是死在于命。因而晋国重耳的称霸之心,产生于曹魏;越王勾践的称霸之心,产生于会稽。所以说居于下位而无所忧虑的人,是思虑不远;安身处世总想安逸的人,是志向不大,怎能知道他的终始呢?”

子路出去了,孔子叫来子贡,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子贡说:“老师您的道实在博大,因此天下容不下您,您何不把您的道降低一些呢?”孔子说:“赐啊,好的农夫会种庄稼,不一定会收获;好的工匠能做精巧的东西,不一定能顺遂每个人的意愿;君子能培养他的道德学问,抓住关键创立政治主张,别人不一定能采纳。现在不修养自己的道德学问而要求别人能采纳,赐啊,这说明你的志向不远大,思想不深远啊。”

子贡出去以后,颜回进来了,孔子又问了他同样的问题。颜回说:“老师的道太广大了,天下也容不下。虽然如此,您还是竭力推行。世人不用,那是当权者的耻辱,您何必为此忧虑呢?不被采纳才看出您是君子。”

孔子听了高兴地感叹说:“你说得真对呀,颜家的儿子!假如你有很多钱,我就来给你当管家。”

孔子受困于陈、蔡之地,跟随的人七天吃不上饭。子贡拿着携带的货物,偷偷跑出包围,请求村民让他换些米,得到一石米。颜回、仲由在一间土屋下煮饭,有块熏黑的灰土掉到饭中,颜回把弄脏的饭取出来吃了。子贡在井边望见了,很不高兴,以为颜回在偷吃。

他进屋问孔子:“仁人廉士在困穷时也会改变节操吗?”孔子说:“改变节操还称得上仁人廉士吗?”子贡问:“像颜回这样的人,他不会改变节操吧?”孔子说:“是的。”子贡把颜回吃饭的事告诉了孔子。孔子说:“我相信颜回是仁德之人已经很久了,虽然你这样说,我还是不怀疑他,那样做或者一定有原因吧。你待在这里,我来问问他。”

孔子把颜回叫进来说:“前几天我梦见了祖先,这难道是祖先在启发我们保佑我们吗?你做好饭赶快端上来,我要进献给祖先。”颜回说:“刚才有灰尘掉入饭中,如果留在饭中则不干净;假如扔掉,又很可惜。我就把它吃了,这饭不能用来祭祖了。”孔子说:“这样的话,我也会吃掉。”

颜回出去后,孔子看着弟子们说:“我相信颜回,不是等到今天啊!”弟子们由此叹服颜回。

【评析】

孔子困厄陈、蔡的故事流传很广。在困境中,子路和子贡都对他的道有了微词,但颜回却认为“夫子之道至大”,“世不我用,有国者之丑”,“不容然后见君子”。给了孔子莫大安慰。同样,孔子也非常赏识和信任颜回,当子贡怀疑颜回偷吃米饭时,孔子坚信颜回不会这样做,并用巧妙的方法解除了别人的疑问。孔子智者的形象凸显而出。

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子路见孔子文言文阅读

章亚萍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章亚萍2022-01-05发表,共计742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