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荆门送别名句赏析 渡荆门送别思想感情

44次阅读
没有评论

渡荆门送别

唐代 李白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这首诗是李白青年时期第一次出蜀漫游全国,至荆门一带留别家乡所写的一首五律。

“渡荆门送别”,指乘船至荆门,与故乡告别。荆门:山名,位于今湖北省宜都县西北长江南岸,自古即有楚蜀咽喉之称。

李白这次出蜀,由水路乘船远行,经巴渝,出三峡,直向荆门山之外驶去,目的是到湖北、湖南一带楚国故地游览。“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指的就是这一壮游。这时候的青年诗人,兴致勃勃,坐在船上沿途纵情观赏巫山两岸高耸云霄的峻岭,一路看来,眼前景色逐渐变化,船过荆门一带,已是平原旷野,视域顿然开阔。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描写了船渡过荆门进入楚地的壮阔景色,用流动的视角写景物的变化。蜀地至荆门两岸的地势由山脉过度到平原,山峦从视线中一点点地消失,气势磅礴的万里长江冲下山峦,向着广阔的原野奔腾而去。诗人用一个“随”字把“山”与“野”联结在一起,用“入”字把“江”与“荒”联结在一起,仅仅十个字,就把有着起伏的山岭、平坦的原野、奔流的长江、辽远的荒原的壮阔图画,徐徐展现在读者眼前。

长江水流过荆门以后,河道迂曲,流速减缓,江水平静。“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晚上,夜俯视在水中的倒影,好像从天上飞下来的一面明镜;日间,仰望天空,云彩兴起,变幻无穷,结成了海市蜃楼的奇特景观。诗人以“飞天明镜”反衬江水的平静,以“云结海楼”映衬江面的宽阔,艺术感染力非常强烈。进入到开阔平原,诗人的神思文采迸发出惊人的想象力,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

  李白在欣赏荆门一带风光的时候,望着从故乡流淌而来的滔滔江水,不禁起了思乡之情。“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意思是我还是怜爱故乡的水,流过万里送我远行。这一句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将故乡水拟人化,借写故乡水有情,不远万里送我远别故乡,表达了诗人对故乡的依依不舍,思念故乡的感情。但诗人却不说自己思念故乡,而说故乡之水恋恋不舍地一路送我远行,怀着深情厚意,万里送行舟,从对面写来,越发显出自己思乡深情。

整首诗读来,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即将离家闯荡世界的李白,对故乡的那份深深的眷恋之情,更能感受到他仗剑天涯的豪情和对未来人生之路的期许。此时,风华正茂的李白,以此诗与故乡作别,带着满腹才华和雄心壮志,踏上了伟大、传奇的人生征程。

钱根会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钱根会2022-01-10发表,共计975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