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始计篇注释 孙子兵法计篇翻译

51次阅读
没有评论

计篇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1、兵:代指战争; 2、国之大事:上古把祭祀和战争列为国家头等大事;《左传》:“国之大事, 在祀与兵”; 3、地:所在,所系; 道:规律;地有死生之势,战有存亡之理; 4、察:反复审视,此指深入考察、研究。

孙子说:战争,是国家的头等大事,是关系民众生死的所在,是决定国家存亡的规律,不能不认真加以考察、研究。

故经之以五事,校(jiào)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jiàng)、五曰法。

1、经:织机上的纵线,此作动词,意为“以…..为纲进行研究”;五事:五个方面的情况,即下文的“道、天,地,将、法”; 2、校 :比较;计:上古筹码称计,引申作条件、因素等; 3、索:求索、探究;情:情形。

应该以五个方面的情实为纲,通过具体比较双方的基本条件来探讨战争胜负的情形:一是“道”,二是“天”,三是“地”,四是“将”,五是“法”。

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

1、上:国君; 2、同意:思想一致;意:思想、志向;孙子将道列于五事之首,足见其对政治条件的重视; 3、阴阳:昼夜、晴晦等自然天象; 4、时制:四季节令的变化; 5、死生:死地、生地;死地,指不疾战取胜则死,毫无退路的境地;利于攻守进退之地即为生地。

所谓“道”,就是从政治上使民众与君主的思想一致,这样,民众就能与君主同生死共患难,誓死效命,毫无二心。所谓“天”,就是气候的阴晴、寒暑、四季节令的更替规律等。所谓“地”,就是指行程的远近、地势的险峻或平易,战地的广狭,是死地还是生地等。

将(jiàng)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

1、智信仁勇严:将之五德;梅尧臣注:智能发谋, 信能赏罚,仁能附众、勇能果断、严能立威”; 2、曲制:部队的编制规定;曲:部曲,军队编制之称; 3、官道:各级将吏的职守范围规定;“官道” 之“道”与“曲制”之“制”均指规定、制度; 4、主用:即军需物资的供应管理制度;主:掌管;用:给用。

所谓“将”,就是看将领们是否具备智、信、仁、勇、严五种素质。所谓“法”,就是指部队的组织编制制度,军官的职责范围规定,军需物资的供应管理制度等。

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故校(jiào)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

1、闻:听说,粗有了解; 2、知:此指透彻掌握; 3、兵众:兵力,此句从军队整体立言; 4、士卒:士兵,此句从单个士兵立言; 5、练: 训练有素,即今之所谓单兵素质好。

大凡这五个方面,将领们没有谁没听说过,但只有透彻掌握了的人才能取胜,没有透彻掌握的人则不能取胜。因而,还要通过比较双方的具体条件来探究战争胜负的情形。这些条件是:双方君主哪一方施政清明、有道?将领哪一方更有才能?天时,地利哪一方占得多?军中法令哪一方执行得好?兵力哪一方更强大?士兵哪一方更训练有素?奖赏与惩罚哪一方更严明? 我凭着对这些情况的分析比较,就可知道战争胜负的情形了。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1、将:一说,读jiāng,为助动词,“将’犹“如”也;一说为“将兵之将”,读jiàng; 2、计,此指军事谋略思想。

如果您能接受我的军事思想,任用我领兵作战一定胜利,我就留下,如果您不能接受我的军事思想,用我领兵作战必定失败,我就离开。

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

1、听:采纳,接受; 2、势:是孙武权谋思想的核心;“势”的思想的建立者是孙武,他认为战争应“求之于势,不责于人”。人君制定大略,规定任务,但出外“因敌变化”,巧用奇正,造势取胜,则赖将领; 3、佐其外:即“于其外佐之”; 4、制权:即采取应变行动;权:应变之举。

我的军事思想您认为好并且能够接受,我将为您造成军事上的势,从外辅佐您。所谓造成军事上的势,就是在战争瞬息万变的情况中抓住有利的时机采取恰当的应变行动。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yì)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1、诡:诈;此句言用兵打仗,应以机变为原则,此乃孙武对敌斗争权谋思想的基础,这一具普遍指导意义的原则由孙武首次正面提出; 2、挠:挑逗; 3、卑:谦下意,此言敌将小心谨慎,稳扎稳打; 4、佚:同“逸”,言敌人休整良好。

用兵,是以诡诈为原则的。因此, “能”要使敌人看成“不能”,“用”要让敌人看作“不用”,“近”要让敌人看作“远”,“远”要让敌人看作“近”。敌人贪利,就诱之以利而消灭它;敌人混乱,就抓紧时机立刻消灭它;敌人实力雄厚,则须时刻戒备它;敌人精锐强大,就要注意避开它的锋芒;敌人急躁易怒,就挑逗它,使它失去理智;敌人小心谨慎,稳扎稳打,就设法使它骄傲起来;敌人内部和睦,就高间其关系。在敌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攻,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条件下出击。这些,是军事家用兵之佳妙奥秘,是不可事先规定或说明的。

夫(fú)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xiàn)矣。

1、庙算:古时候兴兵作战, 要在庙堂举行会议,谋划作战大计,预计战争胜负,是为庙算; 2、得算多:具备的致胜条件多; 3、见:同“现”,显现。

未开战而在庙鲜算就认为会胜利的,是因为具备的致胜条件多;未开战而在庙算中就认为不能胜利的,是具备的致胜条件少。具备致胜条件多就胜,少就不胜,何况一个致胜条件也不具备的呢?我从这些对比分析来看,胜负的情形就得出来了!

原文:

计篇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事,校(jiào)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jiàng)、五曰法。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jiàng)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故校(jiào)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yì)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夫(fú)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xiàn)矣。

葛立中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葛立中2022-01-10发表,共计2826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