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玄谟北伐之必败也翻译赏析 王玄谟北伐之必败也文言文翻译

42次阅读
没有评论

得知朝廷即将北伐,刘宋热情高涨,上自王公、妃主及朝廷官员、牧守,下到富有的百姓,每人都捐献出金银、玉帛及其它物资。

由于兵力不足,刘宋又动员并征召了青州、冀州、徐州、豫州、北兖、南兖六个州的青壮年,以每三个壮丁抽一人、每五个壮丁抽二人的比例进行征召,也可以雇用他人代替参军。

命令到达之日起,十天内整理行李衣物,然后出发。沿长江五郡的应征青年在广陵集合,淮河三郡的应征青年在盱眙集合。同时,刘宋又募集有骑兵、步兵专长的勇武壮士,加以厚赏。

有关部门向朝廷启奏说军队费用、物资都不充足,因此扬州、南徐州、南兖州、江州四州凡是家产超过五十万钱的,僧侣尼姑的积蓄满二十万钱的,都要借出四分之一来供军队急用,战事结束后归还。

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年)八月十七,刘宋建武司马申元吉一马当先,率军逼近碻磝,北魏济州刺史王买德弃城逃跑。

与此同时,青、冀二州刺史萧斌派将军崔猛攻打乐安,北魏青州刺史张淮之也弃城逃走,萧斌和沈庆之留下据守,王玄谟进军包围滑台;雍州刺史随王刘诞命中兵参军柳元景、振威将军尹显祖、奋武将军曾方平、建武将军薛安都、略阳太守庞法起等率军进攻弘农。

后军外兵参军庞季明年已七十多岁,他自认是关中豪门望族,自告奋勇要偷偷进入长安招募汉夷民众,刘诞同意了他的请求。

庞季明从赀谷进入卢氏,卢氏人赵难收容了他,庞季明趁机劝说当地的士民百姓,响应他的人非常多,薛安都等人借此从熊耳山通过,柳元景率领士卒随后跟进。

刘诞行动如此迅速,豫州刺史南平王刘铄不甘示弱,命中兵参军胡盛之从汝南出发,梁坦从上蔡向长社进军,镇守长社的北魏荆州刺史鲁爽弃城逃走。幢主王阳儿进击北魏豫州刺史仆兰,仆兰败逃虎牢。刘铄再命安蛮司马刘康祖率兵援助梁坦,进逼虎牢。

从战况来看,刘宋的进展非常顺利,几乎是所向披靡。不过​,这一切不过是假象。

北魏大臣得知刘宋的行动后,立即向拓跋焘汇报,并建议派遣兵力抢救黄河沿岸储存的粮食和布帛。

拓跋焘淡定道:“战马还没养肥,天气尚热,反击难以建功。倘若宋军不断推进,暂且撤到阴山躲避一下。我们鲜卑人本来就是穿羊皮裤子的,要这些棉布丝帛有何用?只要拖到十月,吾无忧矣。”

按照拓跋焘的想法,即使刘宋打到平城都不怕,等到冬天时再收拾他们。不过,话虽如此,拓跋焘并不是真的完全不抵挡。

九月,拓跋焘率领军队援助滑台,命拓跋晃屯驻漠南防备柔然,又命吴王拓跋余留守平城,征召各州郡五万士卒分配给各路军队。

刘宋最大的优势是水军,而滑台是黄河的水陆要冲,一旦占领滑台,就可以保障水路的畅通。所以,想要控制黄河,必须拿下滑台。

攻打滑台的是王玄谟,他的军队士气旺盛,武器精良,但他为人刚愎自用,贪婪好杀。

当时,居住在黄河、洛水沿岸的百姓都争先恐后地给刘宋军运送粮秣,每天还有数以千计的人拿着武器前来投奔。王玄谟却罢免了他们原来的统帅,将他们配备给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人,他每发放一匹布,却又命令每家交出八百个大梨,众人大失所望。

此时,王玄谟进攻滑台已有一个多月,始终没有攻下,听说北魏援军就要到来,众将士请求用马车作为营垒,王玄谟没有同意。

十月,拓跋焘来到枋头,派关内侯陆真在深夜穿过刘宋军的包围偷偷进入滑台,安抚守军,登上城头察看王玄谟军营的情况,然后返回。

几天后,拓跋焘渡过黄河,号称百万大军,鼓声如同打雷般震天动地。王玄谟见状害怕了,立即撤退逃走。

趁着刘宋军撤退,北魏军发起追击,杀死一万多人,王玄谟部下或逃跑或战死,到最后几乎全军覆没,丧失的军资及武器堆积如山。

在此之前,王玄谟派钟离太守垣护之率领一百只船作前锋,据守石济,距滑台西南一百二十里处。

垣护之听说北魏军即将到来,立即派人骑骏马送信,劝王玄谟发动紧急攻势:“昔日,武皇帝围攻广固时,死亡的人很多,何况现在面临的事要比那时紧急得多,怎能考虑士卒的存亡劳苦!希望把屠灭滑台作为最急迫的事情来办。”王玄谟不听。

等到王玄谟战败撤退,他来不及向垣护之通报。北魏军将缴获的战舰用铁链拴起来,一连拴了三道,切断黄河,断绝垣护之的退路。

黄河水湍急迅猛,垣护之从中流顺流而下,每遇到铁锁链,就用长柄大斧把它们砍断,北魏军无法制止。

最后,垣护之只损失一只船,其余的船都完好无损,安全返回。但此时,滑台被北魏军牢牢控制在手里,刘宋军陷于被动。

萧斌派沈庆之率五千士卒前去援助王玄谟,沈庆之道:“王玄谟的士卒身体疲惫、士气不足,而寇虏已经逼近,必须有几万人的兵力才可以救援。小部分军队轻率前去,没什么用处。”萧斌坚持要他去。

恰逢王玄谟逃回,萧斌要斩了王玄谟,沈庆之坚决劝阻道:“拓跋焘威震天下,统率百万大军,怎能是王玄谟抵挡得住的?况且,临阵斩将,削弱自己的力量,不是什么好事。”王玄谟因此免除一死。

萧斌打算固守碻磝,沈庆之道:“如今,青、冀二州防务空虚,我们却在这里空守孤城,假若敌人向东进军,那么清水以东就非我们所有。碻磝一旦被孤立隔绝,恐怕又会重演朱修之守滑台一幕。”

这时,朝廷使者来到,传达刘义隆的命令,不许他们撤退。于是,萧斌召集众将商讨,大家都异口同声说应该留下来坚守。​

沈庆之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主上下诏时并不了解这里的形势,您有一个范增却不能用,只是在这里空谈有什么用?”

萧斌和在坐的将领都忍不住大笑道:“沈公的学问真是大有长进啊!”沈庆之厉声道:“你们虽然通古博今,却不如下官用耳朵学习。”

最终,萧斌派王玄谟戍守碻磝,申坦、垣护之据守清口,自己率领各路大军返回历城。

冯智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冯智2022-01-10发表,共计220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