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 泷冈阡表原文及翻译

35次阅读
没有评论

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

泷(shuāng)冈:地名,在江西省永丰县沙溪南凤凰山上;阡(qiān)表:即墓碑;阡:通往坟墓的道路。

《泷冈阡表》是欧阳修在他父亲死后六十年所作的墓表。在表文中,作者盛赞父亲的孝顺与仁厚,母亲的俭约与安贫乐道。

本文与韩愈的《祭十二郎文》、袁枚的《祭妹文》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祭文,这篇饱含深情、脍炙人口的名文为后世散文开拓了更为广泛、更富文学价值的领域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卜(bǔ)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1、皇考:对死去父亲的尊称; 2、崇公 :欧阳修之父名观,字仲宾,952年~1010年,欧阳修任参知政事(副丞相)之时,追封为崇国公; 3、卜吉:选取吉地予以安葬; 4、克:能够; 5、表于其阡:在其墓道立下碑文;宋罗大经 《鹤林玉露》卷一: 欧阳公居永丰县之沙溪,其考崇公葬焉,所谓泷冈阡是也。厥后奉母郑夫人之丧归合葬,载青州石镌阡表。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自力于衣食,以长(zhǎng)以教,俾(bǐ)至于成人。

1、孤:年幼丧父;欧阳修生于1007年,其父欧阳观在其4岁时病故; 2、太夫人:指欧阳修之母郑氏;汉制列侯之母称太夫人,后来凡官僚缙绅的母亲不论在世与否,均称太夫人;守节自誓:郑氏决心守寡,不再嫁人; 3、居穷:家境贫寒;衣食:指生活; 4、以长以教:一边抚养,一边教育; 5、俾:使。

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hào)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lěi)。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lǒng)之植,以庇(bì)而为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

1、好施与:喜欢以财物济人; 2、毋以是为我累:不要让这些钱成为我的累赘; 3、庇而为生:作为生活的来源; 4、有待于汝: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yàng)也。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吾之始归也,汝父免于母丧方逾(yú)年。

1、不及:没有来得及; 2、姑:丈夫的母亲,即婆母; 3、养:奉养,谓以饮食供养父母; 4、始归:才嫁过来的时候,古时女子出嫁称归; 5、免于母丧:守母之丧期满除服;旧时父母或祖父死,儿子与长房长孙须谢绝人事,做官的解除职务,在家守孝27个月(概称三年),也称守制;方逾年:刚过了一年。

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yàng)之薄也。间御酒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既而其后常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yàng)也。

1、间:间或,偶尔;御:进用; 2、适然:偶然。

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shěn)求而有得邪(yé)?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

1、治官书:审阅官府的文书,此指刑狱案件; 2、屡废:常把文书放置一边; 3、求其生:指设法免除死刑; 4、矧:况且; 5、“夫常求其生”三句:经常为死囚求生路,还不免错杀,偏偏世上总有官员想方设法判处犯人死刑。

回顾乳者,抱汝而立于旁,因指而叹曰:“术者谓我岁行在戌(xū)将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后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吾耳熟焉,故能详也。其施于外事,吾不能知;其居于家,无所矜(jīn)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于中者邪(yé)!

1、抱:亦作“剑”;剑:谓挟之于旁;南宋洪迈《容斋随笔》卷五:“欧阳公作其父《泷冈阡表》云:‘回顾乳者剑汝而立于旁”; 2、术者:指以占卜算命之人;岁行在戌:谓岁星(即木星)运行到戌年;戌:地支的第十一位; 3、使:假使; 4、平居:平日,平素; 5、矜饰 :矜夸修饰。

呜呼!其心厚于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汝其勉之!夫养(yàng)不必丰,要(yāo)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yāo)其心之厚于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1、要:要旨,关键; 2、博于物:广施于人; 3、志:记。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三年进士及第,为道州判官,泗、绵二州推官;又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yòu)九,葬沙溪之泷冈。

1、咸平:宋真宗年号;三年:即公元1000年; 2、进士: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中,殿试及第者称为进士;及第:指科举考试应试中选;科举殿试时录取分为三甲: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的称号,第一名称状元(鼎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三者合称“三鼎甲”;二甲若干名,赐“进士出身”的称号;三甲若干名,赐“同进士出身”的称号,一、二、三甲统称进士; 3、判官:州郡长官的属官,掌管文书工作; 4、推官:宋代州郡长官的僚佐,掌管刑狱。

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德仪,世为江南名族。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进封乐安、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时,治其家以俭约,其后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其后修贬夷陵,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贫贱也,吾处(chǔ)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亦安矣。”

1、考:亡父;讳:名讳; 2、太君:封建王朝官员之母的封号;宋时视官阶依次为县太君、郡太君、郡太夫人、国太夫人等封号; 3、少微:指家境贫寒; 4、不使过之:不让家用超过当初; 5、苟合于世:迎合当世的奢侈风气; 6、俭薄所以居患难:俭约一些,才能应付以后的患难; 7、修贬夷陵:景佑三年(1036年)欧阳修被贬夷陵;夷陵:在今湖北宜昌市。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修始得禄而养(yàng)。又十有(yòu)二年,列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

1、自先公之亡二十年:即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时欧阳修24岁中进士,步入仕途,故曰“始得禄”; 2、又十有二年:即仁宗庆历元年(1041年),按康定元年(1040年)欧阳修还京复职,后转太子中允,庆历元年加骑都尉,改集贤校理,赠封其亲,当自此年开始。

又十年,修为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

1、又十年:即宋仁宗皇祐二年(1050年); 2、龙图阁:给宋太宗赵光义建的阁,也是北宋建的第一个馆阁,大中祥符(真宗年号)中建,阁上以奉太宗御书、御制文集及典籍图画宝瑞之物,及宗正寺所进属籍、世谱。有学士、直学士、待制、直阁等官; 3、留守南京:宋时西京、南京 、北京各设留守一个,以知府兼任;南京乃应天府,治所在今河南商丘市;东京乃开封府,今河南开封;西京乃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北京乃大名府,今河北邯郸大名县东南部。

又八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天子推恩,褒其三世,盖自嘉佑以来,逢国大庆,必加宠锡(cì)。

1、入副枢密:仁宗嘉祐五年(1060年)欧阳修拜枢密副使; 2、遂参政事:于是作参知政事,即副宰相; 3、又七年而罢:英宗赵曙治平四年(1067年),欧阳修罢参知政事,转刑部尚书知亳州; 4、二府:宋制,枢密院主管军事,中书省主管政事,并称二府; 5、天子推恩:谓天子将恩惠推及与己有关的人; 6、褒其三世:褒封其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和父母三世; 7、宠锡:朝廷的恩赐。

皇曾祖府君,累(lěi)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曾祖妣(bǐ),累封楚国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太夫人进号魏国。

1、府君:旧时子孙对其先世的尊称; 2、妣:古时称去世的母亲、祖母和祖母辈以上的女性先辈; 3、今上:指宋神宗赵顼(xū),神宗即位第二年改元熙宁元年(1068年),十一月举行郊祭(祭天),故称初郊。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呜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积善成德,宜享其隆,虽不克有于其躬,而赐爵受封,显荣褒大,实有三朝之锡(cì)命,是足以表见(xiàn)于后世,而庇(bì)赖其子孙矣。”

1、祖考:祖先; 2、躬:亲自; 3、三朝:指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 3、锡命:皇帝封赠臣下的诏命。

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既又载(zǎi)我皇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修者,并揭于阡。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xiǎn),遭时窃位,而幸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其来有自。

1、有待于修者:以及所以对我有所待的原因; 2、并揭于阡:一并镌刻在墓表上; 3、遭时窃位:恰逢时机窃居高位,此是自谦之词; 4、其来有自:这是有原由的。

熙宁三年,岁次庚戌(xū),四月辛酉(yǒu)朔(shuò),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德、崇仁、翊(yì)戴功臣,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修表。

1、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岁次庚戌:即这年属庚戌年;四月辛酉朔:四月初一的干支属辛酉;朔:农历每月初一;在月下注明朔日的干支,是汉以后写墓碑的常例;十有五日乙亥:即这月十五日的干支属乙亥,这是欧阳修写成墓表的时间; 2、推诚保德崇仁翊戴:均为皇上赐给臣僚的褒奖之词; 3、食邑:收其封地的赋税而食;食实封:即实封的食邑。

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

《泷冈阡表》全文: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卜(bǔ)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自力于衣食,以长(zhǎng)以教,俾(bǐ)至于成人。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hào)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lěi)。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lǒng)之植,以庇(bì)而为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于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yàng)也。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

吾之始归也,汝父免于母丧方逾(yú)年。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yàng)之薄也。间御酒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既而其后常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yàng)也。

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尔。”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shěn)求而有得邪(yé)?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回顾乳者,抱汝而立于旁,因指而叹曰:“术者谓我岁行在戌(xū)将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后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吾耳熟焉,故能详也。其施于外事,吾不能知;其居于家,无所矜(jīn)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于中者邪(yé)!

呜呼!其心厚于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汝其勉之!夫养(yàng)不必丰,要(yāo)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yāo)其心之厚于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三年进士及第,为道州判官,泗、绵二州推官;又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yòu)九,葬沙溪之泷冈。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德仪,世为江南名族。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进封乐安、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时,治其家以俭约,其后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其后修贬夷陵,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贫贱也,吾处(chǔ)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亦安矣。”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修始得禄而养(yàng)。又十有(yòu)二年,列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又十年,修为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又八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天子推恩,褒其三世,盖自嘉佑以来,逢国大庆,必加宠锡(cì)。

皇曾祖府君,累(lěi)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曾祖妣(bǐ),累封楚国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太夫人进号魏国。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呜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积善成德,宜享其隆,虽不克有于其躬,而赐爵受封,显荣褒大,实有三朝之锡(cì)命,是足以表见(xiàn)于后世,而庇(bì)赖其子孙矣。”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既又载(zǎi)我皇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修者,并揭于阡。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xiǎn),遭时窃位,而幸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其来有自。

熙宁三年,岁次庚戌(xū),四月辛酉(yǒu)朔(shuò),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德、崇仁、翊(yì)戴功臣,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修表。

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欧阳修泷冈阡表赏析

清 林云铭《古文析义》评:

墓表请代作与志铭同。用于葬日,此常例也。今乃自为表于既葬六十年后,事属创见。且其文尤不易作。何也?幼孤不能通知父之行状,必借母平日所言为据,多一曲折。一难也。人生大节,莫过廉本仁厚数端,而母以初归,既不逮姑,且妇职中聩,外言不入于阊,恶从知之。二难也。母卒已十数年,纵有平日之言,亦不知今日用以表墓。错综引入,不成片段。三难也。赠封祖考,实己之显亲扬名咏叹语,稍不斟酌,归美便涉自矜。四难也。是作开口便擒“有待”二字,随接以太夫人教,言其有待处,即决于乃翁素行。因以死后之贫,验其廉;以思亲之从,验其考;以治狱之叹,验其仁。或反跌,或正叙,琐琐曲尽,无不极其斡旋。中叙太夫人将治家俭薄一节重发,而诸美自见。末叙历官赠封,以赞叹语结之。句句归美先德,且以自己功名,皆本于父母之垂裕,深得立言之体。此庐陵晚年用意之作也。

孙金榜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孙金榜2022-01-10发表,共计5668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