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吴广起义文言文赏析 陈胜吴广起义文言文原文

6次阅读
没有评论

二世皇帝元年(壬辰,公元前209年)

二世元年(壬辰,公元前209年)秋,七月,阳城人陈胜、阳夏人吴广起兵于蕲。刚刚入秋,七月份,阳城人陈胜、阳夏人吴广在蕲县聚众起义。

陈胜吴广起义文言文赏析陈胜吴广起义文言文赏析

大泽起义

是时,发闾左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为屯长。

当时,秦王朝征召闾左一带的贫民百姓赶往渔阳戍边,这九百人中途屯驻在大泽乡,陈胜、吴广均被指派为屯长。

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

当时刚好赶上天降大雨,道路泥泞不通,他们推测已经无法按规定的期限赶到渔阳防地。而按秦朝的法令规定,延误戍期,将一律问斩。

陈胜、吴广因天下之愁怨,乃杀将尉,召令徒属曰;“公等皆失期当斩,假令毋斩,而戍死者固什六七。且壮士不死则已,死则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众皆从之。于是陈胜、吴广便趁着天下百姓长期遭受压榨、对秦王积怨很深之际,杀掉了前来押送他们的将尉,召集戍卒号令说:“你们已经延误了戍期,按照秦法当被斩首。即使不被斩首,但因长久在外戍边而死去的人也要占到十之六七。那么壮士不死则已,要死就要图大事!王侯将相难道是天生的吗?”众人听后全都积极响应。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坛而盟,称大楚;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

陈胜、吴广于是便假称是已死的扶苏和已故楚国的大将项燕的部下,培土筑坛,登到上面盟誓,号称“大楚”。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

攻大泽乡,拔之。

起义军随即攻破大泽乡。

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

接着又招收义兵扩军,进攻蕲。起义军攻陷蕲后,随即令符离人葛婴领兵攻掠蕲以东的地区,相继进攻铚、酂、苦、柘、谯等地,全都攻了下来。

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馀,卒数万人。

军沿路不断招兵买马,等到到达陈地时,起义军已经有战车六七百辆,骑兵千余人,步兵数万人。

陈胜吴广起义文言文赏析陈胜吴广起义文言文赏析

起义军攻陈

攻陈,陈守、尉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不胜;守丞死,陈胜乃入据陈。

当起义军攻打陈城时,郡守和郡尉都不在,只有留守的郡丞在谯楼下的城门中迎击义军,陈地的官兵没能取胜,郡丞被打死;陈胜于是率领义军入城,占据陈地。初,大梁人张耳、陈馀相与为刎颈交。秦灭魏,闻二人魏之名士,重赏购求之。

当初,大梁人张耳、陈馀相约结为刎颈之交。秦国灭魏国时,听说魏国有这两个名士,便悬重金通缉他们。

张耳、陈馀乃变名姓,俱之陈,为里监门以自食。

张耳、陈馀于是改名换姓,一起隐匿到陈地,充任里门看守以养家糊口。

里吏尝以过笞陈馀,陈馀欲起,张耳蹑之,使受笞(chī)。

管理里巷的官吏曾经因陈馀出了点小差错而鞭笞他,陈馀想与那官吏抗争,张耳却暗中踩他的脚,暗示让他接受鞭笞。

吏去,张耳乃引陈馀之桑下,数之曰:“始吾与公言何如?今见小辱而欲死一吏乎!”陈馀谢之。

等到那个小官离去后,张耳便将陈馀拉到桑树下,数落他道:“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如今遇到一点小侮辱,就想跟一个小官吏拼命!”陈馀于是为此道歉。

陈涉既入陈,张耳、陈馀诣门上谒。

等到陈胜率义军进驻陈地,张耳、陈馀便前往陈胜的驻地通名求见。

陈涉素闻其贤,大喜。

陈胜平素听说他俩很贤能,所以见到他们后非常高兴。

陈中豪杰父老请立涉为楚王,涉以问张耳、陈馀。

恰巧陈地中有声望的地方人士和乡官父老联名请求立陈胜为楚王,陈胜就拿这件事来征求张耳、陈馀的意见。

耳、馀对曰:“秦为无道,灭人社稷,暴虐百姓。

二人回答道:“秦王朝暴虐无道,毁灭别人的国家,欺凌百姓。

将军出万死之计,为天下除残也。

如今将军您冒万死的危险起兵反抗的目的,不就是要为天下百姓除害吗?

今始至陈而王之,示天下私。

现在您才刚刚到达陈地就要称王,是向天下人昭示您的私心。

愿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为秦益敌。

因此希望您不要急于称王,而应该火速领兵向西,派人去扶持六国国君的后裔,好替自己培植党羽,从而为秦王朝增树敌人。

敌多则力分,与众则兵强。

秦朝的敌人多了,那么兵力就会分散,大楚联合的国家多了,兵力就自然会强大。

如此,则野无交兵,县无守城,诛暴秦,据咸阳,以令诸侯。

这样一来,在野外军队无需交锋,在县城没有兵丁为秦守城。便可以一举铲除残暴的秦政权,占领咸阳,发号施令于各诸侯国。

诸侯亡而得立,以德服之,如此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懈也。”陈涉不听,遂自立为王,号“张楚”。等到灭亡的诸侯国得到复兴,您再施行德政使他们归服,您的帝王大业就可以完成了!如如今你在一个陈县就称王,恐怕会使天下人的斗志因此松懈。”可是陈胜并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马上自立为楚王,号称“张楚”。当是时,诸郡县苦秦法,争杀长吏以应涉。

在当时,各郡县的百姓都苦于秦朝法令的残酷苛刻,因此争相诛杀当地官吏,以响应陈胜。

谒者从东方来,以反者闻。

秦王朝的宾赞官谒者从东方返回朝廷,把反叛的情况上奏给秦二世。

二世怒,下之吏。后使者至,上问之,对曰:“群盗鼠窃狗偷,郡守、尉方逐捕,今尽得,不足忧也。”上悦。

秦二世听后勃然大怒,当即将谒者交给司法官吏问罪。这样,后来回来的使者,当二世向他们询问情况时,他们便回答道:“一群盗贼不过是鼠窃狗偷之辈,郡守、郡尉正在对他们进行追捕,现在都已经全部抓获,不值得为此担忧了。”秦二世于是颇为高兴。

水满君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水满君2022-01-05发表,共计2098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