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入蜀记原文及翻译 入蜀记原文及翻译注释

53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入蜀记》六卷,宋陆游撰,有清乾隆鲍廷博刻《知不足斋丛书》本、《四库全书》本(四卷)、《丛书集成初编》本等,俱无序跋。游字务观,号放翁,山阴人,隆兴初赐进士出身,嘉泰初官至宝谟阁待制,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四库全书总目》著录,提要云:“游以乾道五年授夔州通判,以次年闰六月十八日自山阴启行,十月二十七日抵夔州,因述其道路所经,以为是记。游本工文,故于山川风土叙述颇为雅洁,而于考订古迹,尤所留意。如丹阳皇业寺即史所谓皇基寺,避唐元宗讳而改;李白诗所谓‘新丰酒’者,地在丹阳、镇江之间,非长安之新丰;甘露寺狠石、多景楼,皆非故迹;真州迎銮镇乃徐温改名,非周世宗时所改;梅尧臣题瓜步祠诗,误以魏太武帝为曹操;广慧寺《祭悟空禅师文》石刻,保大九年乃南唐元宗,非后主;庾亮楼当在武昌,不应在江州,白居易诗及张舜臣《南迁志》并相沿而误;欧阳修诗‘江上孤峰蔽绿萝’句,绿萝乃溪名,非泛指藤萝;宋玉宅在秭归县东,旧有石刻,因避太守家讳毁之:皆足备舆图之考证。他如解杜甫诗‘长年三老’字及‘摊钱’字;解苏轼诗‘玉塔卧微澜’句;解南方以七月六日作七夕之由;辨李白集中《姑孰十咏》《归来乎》《笑矣乎》《僧伽歌》《怀素书歌》诸篇,皆宋敏求所窜入,亦足广见闻。其他搜寻金石、引据诗文以参证地理者,尤不可殚数,非他家行记徒流连风景、记载琐屑者比也。”兹依提要所记,摘录数则,以代鼎脔之尝。

陆游入蜀记原文及翻译陆游入蜀记原文及翻译

卷一

【乾道六年六月】十五日。早,过吕城闸,始见独辕小车。过陵口,见大石兽偃仆道旁,已残缺。盖南朝陵墓,“齐明帝时,王敬则反,至陵口,恸哭而过”是也。余顷尝至宋文帝陵,道路犹极广,石柱、承露盘及麒麟、辟邪之类皆在,柱上刻“太祖文皇帝之神道”八字。又至梁文帝陵。文帝,武帝父也。亦有二辟邪尚存,其一为藤蔓所缠,若絷缚者。然陵已不可识矣。其旁有皇业寺,盖史所谓“皇基寺”也,疑避唐讳所改。二陵皆在丹阳,距县三十余里。郡士蒋元龙子云谓予曰:“毛达可作守时,有卖黄金石榴来禽者,疑其盗,捕得之,果发梁陵所得。”夜抵丹阳,古所谓“曲阿”,或曰“云阳”。谢康乐诗云“朝日发云阳,落日到朱方”,盖谓此也。

十六日。早,发云阳,汲玉乳井水。井在道旁观音寺,名列《水品》。色类牛乳,甘冷熨齿。井额陈文忠公所作,堆玉八分也。寺前又有练光亭,下阚练湖,亦佳境,距官道甚近,然过客罕至。是日,见夜合花方开。故山开过已月余,气候不齐如此。过夹冈,有二石人,植立冈上,俗谓之“石翁”“石媪”,其实亦古陵墓前物。自京口抵钱塘,梁、陈以前不通漕,至隋炀帝始凿渠八百里,皆阔十丈。夹冈如连山,盖当时所积之土。朝廷所以能驻跸钱塘,以有此渠耳。汴与此渠,皆假手隋氏,而为吾宋之利,岂亦有数邪?」过新丰,小憩。李太白诗云“南国新丰酒,东山小妓歌”,又唐人诗云“再入新丰市,犹闻旧酒香”,皆谓此,非长安之新丰也。然长安之新丰,亦有名酒,见王摩诘诗。至今居民市肆颇盛。夜抵镇江城外。是日立秋。

二十三日。至甘露寺,饭僧。甘露,盖北固山也。有狠石,世传以为汉昭烈、吴大帝尝据此石共谋曹氏。石亡已久,寺僧辄取一石充数,游客摩挲太息,僧及童子辈往往窃笑也。拜李文饶祠。登多景楼。楼亦非故址,主僧化昭所筑,下临大江,淮南草木可数,登览之胜,实过于旧。邂逅左迪功郎新太平州教授徐容。容字子公,泉州人。此山多峭崖如削,然皆土也,国史以为“石壁峭绝”,误矣。

云云龙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云云龙2022-01-05发表,共计138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