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原文翻译 菩萨蛮李白翻译全文

49次阅读
没有评论

菩萨蛮原文翻译菩萨蛮原文翻译

诗难确诂。许多古诗词,千古传诵,人人上口,似乎耳熟能详。但是若真正较真讲读求解,则其实知者了了,难得正解也。李白有一首《菩萨蛮》,几乎家喻户晓,然而观诸群书则殊多妄解,失真义久矣。近有相问,因兹为解析数语,聊记之如次。

李白《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译文:连绵林木被漫漫烟雾缠绕,终南山如一条长带碧绿深深。暮色沉沉入高楼,有人在楼中忧愁。我伫立白玉阶苦等已久,看鸟儿们急急飞向窝巢。念你的归程不知已到何处,离家还隔有多少长亭、短亭?

此诗旧题《菩萨蛮》,数百年来咸皆以为乃游子思归之作,甚不足信。观以词意,其实此词之主人公是一妇女。这首词是她在楼头眺望终南山景色,期盼夫君快快归来的思念之作。

此诗“平林”二字难解。“平林”,非俗解平坦的树林。“平”,可以有二解。一解为形容词,平远,连绵也。林树平远连绵,可曰“平林”。二解为动词,浸润、弥漫、找平、平整。平林漫漫,状傍晚雾气弥漫,浸润森林也。“漠漠”,即漫漫、茫茫之通语,形容烟气、雾气之大也。

“寒山”,乃终南山余脉古名。王维《山中与裴秀才迪书》:“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可知寒山乃唐代长安附近名山,在辋川、蓝田一带,属于终南山脉也。

“一带”者,寒山蜿蜒逶迤如一长带也。“伤心碧”,即可恨的碧绿。青绿之中间色曰碧,青碧则为美色也。“伤心”,痛心,有悲伤、恼人、恨人的烦躁之意。此乃移情之词也。颜色深绿阻遮视线,所以可恼、可恨,令人心痛、伤心,令人厌烦。“伤心碧”,以今语释之即绿得恨人、气人、讨厌、伤心也。终南山有青山碧水本为美景,在此处则皆转变为可诅咒、令人情伤之景物。何故?盖因高山长林阻隔了诗人的视线,以及所思念的情人之归程也。

“暝色”,即暮色。“暝”“暮”二字古语通用。

“有人楼上愁”,谁人?我也,我在楼上愁。此诗虚拟以第三人称抒自我之情。“玉阶空伫立”,谁在伫立?还是那个楼头人,我也。“伫立”,守候、等人也。“空”,就是空空、白白也。“宿鸟”,投宿归巢之鸟。我白天曾在玉(汉白玉)台阶上久久伫立,却只是白白守候。一直等到暮色深沉,鸟儿们都急急投窝归宿了。——潜台词是,情郎啊,你却还未见归来。

“何处是归程”,“是”读为“至”,本义为抵达。“何处是归程”,并非游子已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而是诗人在问归途中的夫君——归程你已走到何处?“何处至归程”,主谓倒装,即“归程至何处”。——这是美人思念情人而默默在心中发问也。

“长亭更短亭”句,也非答复,而是进一步捉摸不定的疑问——不知情人归程已到何处,也不知他与家门还相隔着多少座长亭与短亭啊。

南朝庾信《哀江南赋》:“十里五里,长亭短亭。”古代驿路设亭为站,十里设一长(大)亭,五里设一短(小)亭。问多少亭,就是在问还有多少里路才能到家。

推荐阅读:《何新谈诗词之美》

菩萨蛮原文翻译菩萨蛮原文翻译

作者:何新,ISBN 978-7-5143-8017-0

本书是学者何新对中国经典古诗词的品评、解读与演绎之作。作者不仅对中国古诗词特有的艺术规律和魅力进行准确把握和呈现,对中国文人的审美意趣与性情人生进行别具一格的品评,更对这些经典诗词创作的历史背景和内容典故,以及所蕴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密码进行了解读,多有创新之见。

奚春芝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奚春芝2022-01-09发表,共计1377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