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作醉翁亭于滁州翻译全文 醉翁操苏轼原文及翻译

40次阅读
没有评论

苏轼《醉翁操》(词前有序,文长不录)

琅然,清圆,谁弹,响空山,无言。

唯翁醉中和其天。

月明风露娟娟,人未眠。

荷蒉过山前,曰有心也哉此贤。

醉翁啸咏,声和流泉。

醉翁去后,空有朝吟夜怨。

山有时而童颠,水有时而回川。

思翁无岁年,翁今为飞仙。

此意在人间,试听徽外三两弦。

简注:

《醉翁操》,操,旧读去声,琴曲名。琅然,玉碰击的叮噹声。清圆,清脆圆润。空山,李白诗:愁空山。知天:鲍照赋:瑾户牖而知天。娟娟,美好。荷蒉,见《论语宪问》。蒉,草筐。童巅,不生草木的山顶。回川,漩涡。为飞仙,谓欧阳修已经去世。徽,通“挥”,弹奏。

散绎:

琴声琅琅玉珮般,清脆圆润是谁弹?

阵阵回荡空山间,凝神聆听悄无言。

夜空无云春江静,月明风清露珠圆。

欧公此时应未眠,醉中达道合天然。

背筐高人过山前,赞翁乃是古之贤。

醉翁啸咏作名篇,音韵悠扬伴流泉。

先生一去山寂然,鹤朝吟兮猿夜怨。

童山濯濯不长草,涧水渟渟生涡漩。

我公今已作飞仙,后人缅怀年复年。

思念深情寄琴弦,醉翁遗风永流传。

品读:

元丰六年(1083)春,东坡贬居黄州。在他的雪堂里,住着不少远客。有一位来自庐山的琴师崔闲,他在去年年底前来拜见苏轼的。东坡与他探讨琴艺,获益不浅。东坡谙乐律,常倚声作歌,歌辞音调与内容,音律吻合无间。东坡最爱古琴,自己不善弹,但极爱听人演奏。

一日,与友人闲坐,偶然谈及欧阳修生前旧事。四十年前,欧公遭诬陷谪居滁州,为排遣苦闷,常漫步山间,写下名篇《醉翁亭记》,为人所传诵。后十年,一位音乐家沈遵爱其文,特地从京城来到醉翁亭畔,谱成《醉翁操》一曲。可惜“有其声而无其辞”,欧阳修曾为此曲填词,但与琴声不合,成为琴界一大憾事。

如今,苏轼与崔闲,一个是欧门弟子;一个是沈氏琴友,相聚雪堂,追怀先贤。崔闲不禁弹起《醉翁操》,并请苏轼倚声填词。在悠扬的琴声中,苏轼仿佛置身于滁州的琅琊幽谷,听到叮咚的山泉。黄州四年的苦闷,挣扎,解脱的思想历程,使他终于深深地理解了欧阳修,理解了《醉翁亭记》这篇苦难中诞生的华美之章。

于是,苏轼不假思索,挥笔写成这篇著名的琴曲。写成后,苏轼与崔闲都感到很满意,二人有诗赠答。崔闲寄东坡诗曰:

每与东坡心印传,雪堂终日悟“琅然”。

七弦高挂浑无用,明月当天一点圆。

(据《九江府志》引)

苏轼寄崔闲诗曰:

道合何妨过虎溪,高山流水是相知。

与君一别无多日,梦到“琅然”夜榻时。

(据《永乐大典》卷2741引)

时人及后人对此词都有很高的评价。

曾巩《跋〈醉翁操〉》:余与子瞻皆欧阳公门下士也,公作《醉翁引》,既获见之矣。公没后,子瞻复按谱成《醉翁操》,不徒调与琴协,即公之流风余韵,亦于此可想焉。后人展此,庶尚见公与子瞻之相契者深也。

清陈世焜《云韶集》:化笔墨为烟云。

近代郑文焯《手批东坡乐府》:读此词,髯苏(东坡)之深于律可知。

附图八幅:欧阳修六幅,苏轼二幅。

余作醉翁亭于滁州翻译全文余作醉翁亭于滁州翻译全文余作醉翁亭于滁州翻译全文余作醉翁亭于滁州翻译全文

郑志坤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郑志坤2022-01-09发表,共计115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