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过洞庭赏析 念奴娇过洞庭翻译全文

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张孝祥,字安国,于湖居士,气势豪迈,上继东坡、下开稼轩,豪放派重要词人。作品集《于湖先生长短句》。

念奴娇·过洞庭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张孝祥《念奴娇》(洞庭青草)中多处用典,有禅语,有《诗经》句,并融化苏轼《赤壁赋》的文辞和意境,如从己出,艺术功力甚深。稳泛沧浪空阔。沧浪:指青苍色的湖水。《孟子•离娄上》所载《孺子歌》云:“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描写洞庭湖的词句是”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一叶扁舟。”《念奴娇》(洞庭青草)是一首中秋词。这首词,与其说是通过月夜泛舟洞庭,描绘了自然景象的浩渺开阔,不如说是表现了作者自我人格的超拔高洁。作者的自我人格魅力使这首词格外动人心弦。

为什么说张孝祥《念奴娇》(洞庭青草)中“表里俱澄澈”是全篇的关键之句:

“表里俱澄澈”一句既是概括题旨的警策之笔,表现了作者超拔高洁的人格。是对此词艺术特色的形象表述,即物境与心境高度融合。

吴彦田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吴彦田2022-01-09发表,共计506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